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1 哦卡桑,呀灭蝶!

书名:在日本做幸福的高中生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喜欢省略号的破折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当阳光穿过木质的窗户照到眼前的时候刘杰感觉一阵晕眩。“嗯?我这是怎么了?这些,这些记忆是谁的?难道是昨晚那个奇怪的疯子?啊~~头好痛!好痛。”刘杰伸手蒙住眼镜挡住那即使在合着眼皮的这眼皮的情况下也有些刺眼的光线。

    而他的脑袋中,此时正在放电影,一个个画面一闪而过可有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脑袋在这是真的有一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感觉。

    良久良久之后,刘杰才微微的适应过来。

    草芥雄,这个有点类似动物名称的名字就是他此时的名字。他有有一个“哦吉桑”也就是父亲叫做草芥一郎,不过死了,死于车祸。日本死于车祸的人是比较少的,所以他很倒霉。印象中那个带着黑框大眼镜的男人并没有给他留下多么好的印象,而且他也没有母亲——难产的时候也去了。在大阪这所公寓中唯一和他住在一起的就是他的继母,在日本也叫义母,日文是“哦卡桑”这个年龄只有29岁的女人孤独的带着这个16岁的孩子是多么可怜的事情啊。

    可是,也许是在日本社会福利很好的状态下,要是老公死了,那绝对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为什么这样说呢?听一个笑话吧。

    在日本如果老夫老妻在一起,老婆子先去了,那么过不了一年,老头也会跟着去;可要是老头先去了,呵呵,那老婆子可就缓过劲来了,最起马也得在活他十年八年的。

    因为在日本,男人都有社会保险什么的,如果死了,那么他的家人就会获得大笔的抚恤金,也正是这相政策让日本的男人们会拼命的工作,毕竟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了。前提是你要有工作才可以。

    草芥雄的继母名叫夏目莫奈是在两年前加入到这个家庭中的。也许是这个女人的命很硬,所以吧他的丈夫给克死了,也许……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对孤儿寡母要“快乐”的活下去了。

    嗯……嗯快乐。

    在刘杰脑袋中一段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记忆就像一部av电影一样展现出来。

    “我地妈呀,太荒唐了吧。”

    就在这个公寓中的浴室里,一对纠缠在一起的**酮体展现在刘杰的记忆中。这画面那是相当的邪恶,即使是刘杰这一半被驱逐的邪恶灵魂也感到深深的震撼。毕竟,16岁的少年能有多邪恶呢。

    当完整的回忆玩那段令他兴奋的记忆,刘杰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身影也闪进了刘杰的脑海,那是一个穿着雪白的学生制服,穿着长筒袜,梳着披肩长发的女孩,嗯是草芥雄的女朋友。牧野樱!

    刘杰这一半邪恶的灵魂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邪恶。

    一间昏暗的房间里,牧野樱浑身被绳子束缚着,而草芥雄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拿着一只大大的红色蜡烛正在肆意的笑着。牧野樱的表情很痛苦,但她的眼神中又有这那么一丝的期待。

    “咕噜~”在一处艰难的吞下含在口中的一大口口水,刘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日本这个国家的中学声只能用一个词来描述——玩很大!

    确实很大,很奔放。

    如果用现在网上流行的话,那叫很黄很暴力。

    太阳已经照的整个房间明亮无比。

    理解爬了起来,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薄的被单神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摸了摸身旁的榻榻米,感觉到了那么一丝日本的味道。

    刘杰的房间不大,也不小。房间中一张矮脚桌摆在正中间,桌子上还散乱的放着一些打开的书籍。一面墙壁上挂着几张照片,照片中的主角很是清秀的长相,长的有点过分的帅气,甚至有点妖媚的味道。刘杰嘟努着:“这就是我现在的长相?还凑活。”凑活,那是相当的凑活,这样的这样的样子那简直就是木村拓哉才能和他一较高下。

    打开房门走进卫生间,这一次真正的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长相,刘杰笑了笑。

    “大雄,起来了?”声音传进刘杰的耳朵,这个声音有点柔,有点细,有点魅。

    刘杰喊着一口的泡沫回应道:“嗨!”嗯?说的是日文……有点怪怪的,但又很自然。

    当刘杰走出卫生间来到和客厅相连的厨房时,一个围着围裙的女人让刘杰彻底傻眼。她除了一条围裙什么也没穿。

    雪白的大屁股,可那条深褐色的股沟让刘杰的心跳加快。

    “好幸福的感觉。”刘杰的心底默默的喊出这样的一句话。

    夏目莫奈一手拿着铲子一手拿着盘子正在承一个荷包蛋。而且是夹着香肠的荷包蛋!

    “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这么的邪恶?”

    夏目莫奈转身看到草芥雄已经坐在座位上楼,就端着盘子走了过来。镂空的围裙上围那对雪白的球形巨物再一次让刘杰感到震撼!“妈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波霸吧!”

    一手搭着草芥雄的肩膀一手将盘子放到他面前,夏目莫奈将身体贴上了他的身体,一丝应该是要一个morningkiss。

    可是刘杰这个时候还是极为不适应这种有点混乱的关系,继母?情人?这两者之间能画上等号么?

    夏目莫奈见草芥雄有点躲闪的动作一时间有点以外,不过随即有释怀了,也许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没睡好的原因。

    刘杰看着眼前的盘子,两个白白的荷包蛋中间夹着一根香肠,在香肠的下面还有两个小面包,这样的画面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有必要把早餐弄的如此邪恶么?真不懂这个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夏目莫奈坐到了草芥雄的对面,看着他一口将一个荷包蛋塞进嘴里,突然“嗯~~”的一声轻吟。

    刘杰一惊!

    “大雄,难点小心噎着。”

    刘杰本来没有被蛋噎着,但却被她那声轻吟给咽着了。赶紧拿起旁边的牛奶猛灌。

    夏目莫奈笑了笑,用手抓起议案前盘子中的香肠,缓缓的滑入口中。口水沾在香肠油腻腻的表面,而她却不咬下去,而是用迷离的眼神望这刘杰。

    “受不了了,要跑了。”刘杰一口气喝完牛奶急忙转身离开座位。“我早上要出去一下。”说完,刘杰就超门口走去。走到门口身在蹲着穿鞋的时候,身后却被人一抱。“早点回来哦。”夏目莫奈在草芥雄的脸颊上轻吻一下,笑眯眯的看着刘杰逃出公寓。

    坐着下楼的电梯,刘杰尴尬的拉了拉腰下的牛仔裤,刚才在不经意之间将全身的血液集中到一处,现在那处地方正肿胀的厉害,这样的地方真是危险,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怕。

    在中国,一项习惯主动的刘杰真的没有想到在日本,女人会这样的主动。

    大阪是一座繁华的都市,在这里有很多高楼大厦,也有很多的穿街小巷。按着记忆中那条熟悉的路刘杰一直来到了一条河堤上。绿油油的草地在河堤的一侧铺展开来,就像是一条绵延数里的地毯。碧蓝的天空中,云儿无忧无虑的漂浮着,太阳这时候就像一个慈祥的老者,温暖却不严厉。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在深深的吸一口气。刘杰突然笑了起来。“真不知道在这样一群人的周围有这样安逸的景色,可惜了。”回想自己从小居住的上海,虽然一样是繁华都市可在那里很难寻找到这样安宁的地方。

    躺在草地上,看着头顶的白云,刘杰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个“东西”。没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发生,不知道善良的我现在会是怎样的呢?是去参加复读班,还是和父母正在欢快的过着难得的清闲日子。

    云儿在天空中就像是一块被小孩子玩弄的泥土,变幻莫测的形状让刘杰看的有些如痴如醉。而就在这是,他的脑海里却为之一震,一个声音在嘶吼:“你是邪恶的!你是邪恶的!”

    刘杰瞬间弹了起来,“对!我是邪恶的!”他的眼神变的锐利,眉毛也高高的扬起。

    但在瞬间之后他有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可现在不是需要邪恶的时候。”

    人的灵魂中总有邪恶的一面,而最可怕的邪恶就是那些伪装成绵羊的豺狼。只要有一个何时的时间他不介意撕掉身上的伪装表露出那真正的可怕。

    也许是日本美丽的天空然刘杰这个时候的心灵的到了宁静,也许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得到了化解,那种让父母失望的痛苦悄然的离开让刘杰邪恶的一面也表现的有些善良。

    “叮铃铃~叮铃铃~”在身后一阵急促的自行车铃声传来。

    刘杰回身望去,顿时大惊。一辆粉红色自行车正直奔他而来。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自行车就已经到了面前。刘杰慌乱的一个横滚闪开。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在尖叫。“呀灭蝶,呀,呀~”

    这里是一处堤坝,而且是堤坝临水的一面,如果自行车在往前走那么只有掉进河里去了。

    也不知怎么的,刘杰居然鬼使神差一般伸出了一只手,而后,用力一拉,那个靓丽的身影经被他拉进怀里了。可是自行车的冲力不小,虽然刘杰将那人从车上拉了下来,但他也随着那人的俄身体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翻滚一阵。还没等两人平静下来,“噗通”一声自行车掉进河里去了。

    两个纠结在一起的身体滚出几步后就停了下来。刘杰这时表情痛苦的捂住左手手臂,雪白的体恤衫上有一道深红色的血迹。而那个女生这是揉着头也坐了起来,她看到刘杰手臂上的伤害怕的大叫:“啊~~你,你还好吧。”

    虽然流血了,但伤口去不是很深,疼痛也只是开始的那一下而已。刘杰忍着疼摇摇头说:“不要紧,只是有点疼。你还好吧?”

    女生不好意思的皱着眉头说:“真是抱歉,真是抱歉。”

    刘杰看着这表情可爱的日本少女却笑了。因为这个女生不简单。她居然长的酷似苍井空。对于日本av研究极为深刻刘杰而言,这个容貌曾锦多少次让他用了多少卷卫生纸,曾锦多少次让他因为精疲力尽而进入梦乡。刘杰自然而然的惊呼道:“苍井空!”

    女生一愣,“嗯?叫我么?我不叫苍井空,我叫加藤兰。”

    刘杰尴尬的一笑,“呵呵,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加藤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把刘杰也拉了起来。当刘杰站起来的时候更加觉得这个加藤兰和苍井空极为相似,尤其是那对f罩杯的双峰。“我地奶奶,这绝对能闷死人!”

    加藤兰看了看掉进河水中的自行车,感激的说:“谢谢你救了我,要不然真不敢想想会发生什么。”

    刘杰捂着伤口,感觉已经停止流血了,但是**辣的感觉还是让他有些流汗,“没什么,据手之劳,可是你的车……”刘杰也看向了那辆掉进河水中的车。想了想,他决定走到河边把车捞上来。

    河水不是很深,但是已经淹没了自行车,所以刘杰只好下水把车子举上河岸。夏日的河水有些冰凉,尤其是粘到**辣的伤口的时候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

    车子是上来了,可是刘杰也湿透了。

    加藤不好意思的说:“我假就在那边,去我家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衣服洗了刘杰穿什么,难道裸这身子,这孤男寡女的,要是小家伙突然冒个头,那不是羞死了。

    刘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回家就可以了。”

    “真的不用么?”加藤很感激这位出手相助的人,但看见他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虽然不喜欢日本名字,但古人有云,既来之则安之。“草芥雄!再见!”

    “再~~见~”加藤被这个出手相助又长的酷似木村拓哉的男孩彻底迷倒了。看他那170多的身高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哎呀,忘了要他的电话了,可惜啊。

    在日本,尤其是在日本帅哥的圈子里,只有女生追男生,没有男生追女生。如果一个长的很帅的男生去追一个女生的话那么他的身价会大幅降低。

    虽然全身都湿透了,但那个长的酷似苍井空的女生还是让刘杰今天的心情好的不能再好,终于见到女神了!哦麦嘎!

    夏日的凉风就像羞涩的大姑娘,很是难得出来见面,但要是起风了,那绝对不会很小。

    坐在计程车上的刘杰感觉身子有点冷,不知道是不是司机大哥的冷气开的太足了。

    回到家的时候,夏目莫奈见到刘杰手臂上的伤口和这身湿透了的样子很紧张,他急忙把刘杰拉近卫生间为他包扎伤口,顺便把湿衣服换下来。刘杰是不愿意的,但夏目莫奈可不管,她居然把刘杰扒的连内裤都不剩下。

    伤口包扎好了,身体也用热水擦过了,可是夏目莫奈却留在刘杰的房间里不走了。她跪坐在刘杰对面,看着光溜溜的刘杰眼神里泛起了一丝一样的光滑。刘杰知道不对了!

    没等他反抗,夏目莫奈已经把头埋在刘杰的两腿之间了。

    刘杰倒吸一口冷气,“咝~~哦卡桑,呀灭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