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帝师夫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可怪过爹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可怪过爹

书名:帝师夫人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繁华落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老太太醒了么?”

    连府大堂,连倩与连氏见傅云盈款款进来,双双起身询问。ΔW?w*W.┡Ke Wai Shu .O R G?

    这二人已经稳下了心思,如今要紧的不是争那口舌之快,而是连老太太的身子和两个年轻人的事。

    傅云盈浅浅一礼,瞧那傅玉珑和连文逸也乖生生地坐着,心底唏嘘一阵,面色凝重地回道:“还未醒,不过大夫说没了大碍。”

    从连老太太一晕倒,便是傅云盈和傅明珠贴身伺候着。傅云盈怕傅敏正和连氏担心,便先过来复命。

    傅敏正亦坐在主位,闻言心里也不是滋味,手握拳一锤桌案,恨恨瞪着傅玉珑和连文逸:“好端端一个寿辰,偏被你俩搅成一潭浑水!”

    傅玉珑低着头,不敢说话。在傅敏正面前,她不敢造次。而连文逸从方才便呆若木鸡,眼神落在傅云盈身上,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幕幕,恍如惊梦。

    被连文逸盯着,傅云盈不由挪了挪身子,想躲开那渗人的目光。

    “侯爷,您别火大伤了身子。现下事情也生了,依我看便成了那两人吧。”连氏心里头也觉得丢人,但又不能坐视不管。好歹是自己女儿,现在失了身,若连文逸不要,以后谁还敢要?

    连倩眉间一紧,她是看不上傅玉珑的,因此一番希望全寄托在儿子身上。只要儿子说个不,这傅玉珑总不能厚脸皮倒贴罢?

    “那我是没意见,不过还是问问我们连大哥儿的意思。”连倩道。

    连文逸深深看着傅云盈,终起身,对三个长辈撩衣一跪,正色道:“恕文逸不才,自认不配玉珑,还请姨母姨夫另择高就,为表妹选个好人家!”

    此话一出,堂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冠冕堂皇的话里,连文逸婉拒了与傅玉珑的婚事。

    傅云盈眸光深沉,连文逸还是这样子,从前世到现在都没有变。摊上了什么事儿,总是这样这般懦弱、推脱。前世伤了她,害她惨死荣王府今生今世,好歹与傅玉珑有了男女欢爱,却不愿承担责任。

    这个人,不值得她同情!

    “表哥,这话说出来可就有些伤人了。五妹心仪你已久,从前也是完璧女儿身,你怎可”傅云盈神色动容,看似为傅玉珑打抱不平,实则推波助澜。

    “文逸心意已决,请姨母姨夫恕罪!”

    连文逸好似没有听见傅云盈的话语,深深一拜,让人不得不相信她的决心。

    傅敏正闻言面色微沉,傅玉珑如今也算是自作自受。一个巴掌拍不响,此事也并非连文逸一人之责,因道:“罢了。你不愿,我与你姨母也不勉强,只玉珑就送她去慈云庵修行吧。”

    傅玉珑一听说要送她去慈云庵,险些跪不住了,差点栽倒。

    要送她去当尼姑?她才不干!她才豆蔻年华,若以后的人生都在那清苦的慈云庵度过,她不敢想象

    “爹!玉珑不去慈云庵!玉珑”

    傅玉珑猛地摇头,眸光涣散:“慈云庵不是人待得地方,玉珑不去!”

    说着,就爬上前去,恳求着要扯傅敏正的衣摆。

    傅云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傅玉珑,带她远离傅敏正:“玉珑!不可胡闹!”

    傅玉珑恨恨看了一眼傅云盈,她直觉,一切都是傅云盈的安排,现在这样拉拉扯扯的,又算什么?

    她还想就地撒泼,却被连氏喝住了。

    “不许忤逆你大姐!”

    连氏不知何时已恢复了往日那副常态,居高临下地看着连文逸:“文逸,你如今也不小了,本就适婚娶之时,今时今日发生了此事,你也该担当起男儿的责任来。”

    “这并非你一己之愿的事情,你也瞧见了,玉珑若无所托,只能在寺庙荒渡此生,你难道真的忍心看妹妹如此?”

    连文逸并未被连氏打动,他冷笑:“姨母难道不知,什么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么?”

    “你!”连氏暴怒,气的咬牙切齿。

    “傅玉珑,不配为妻!”

    连文逸狠狠吐出七个字。

    这话不止说给在长辈和傅玉珑听,更是说给傅云盈听的。

    而连文逸一眼望过去,傅云盈的眼神却冷幽幽的,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无关么?本来,一切都是为了她若非她逃了,如今被逼着婚嫁的,便是她和他了。

    可傅云盈冷眼旁观,连文逸更加不甘心,他不会将就,不会娶傅玉珑。

    “罢了!既然连表哥不愿娶我,玉珑也不想去慈云庵,大不了一死了之!”

    傅玉珑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样奚落,还是从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难道她一开始的算盘就打错了吗?就算生米煮成熟饭,也得不到连文逸半点怜惜?

    傅玉珑想挣脱傅云盈,触柱而死,傅云盈却将她拽得死死的,她要让傅玉珑真真切切地知道,什么是自食恶果!

    “玉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当生命是儿戏不成?”傅云盈柳眉蹙着,示意紫苏上前压制住傅玉珑。

    傅玉珑却不死心,仍旧大哭大闹:“今时不死,那也是来日!反正,你们就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的死活!”

    “连文逸,你非要姨母跪下来求你么!”连氏起身,走到连文逸跟前,一副为母则刚的样子,作势要跪。

    连倩一见也吓着了,过去搀着连氏:“妹子,你瞎闹什么!”

    “还不是连大哥儿眼光清高,看不上玉珑。我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忍心看着孩子寻死?”连氏睨了一眼连倩,二人的姐妹情,从来就是假说。

    堂内气氛,一时陷入僵局。

    “连表哥。”傅云盈见时机也差不多了,上前与连文逸同跪,她环视了堂内众人的境况,语重心长,“事已至此,你还要为了一己的情愿,置大家于不顾吗?”

    傅云盈话中有话,一指此情此景,二指连文逸对她欲行不轨之事。她没有忘记前世连文逸对她的好,但此刻,已是今非昔比,不论是她还是他,都变了。

    连文逸眸光一瞥,傅云盈目光里布满了痛心。傅玉珑还想去触柱,她的哀嚎一阵阵地在耳边回响连氏泣涕涟涟的恳求也萦绕不绝,如今傅云盈,也与他同跪了。

    他到底还在执着什么?

    “好。”他闭了闭眼,似下定了决心,“我答应就是了。”

    连文逸一念之差,碰触了傅云盈的底线,如今的结局,也不算坏。

    连老太太寿辰的一段风波算是过去。这日的明月堂,白露便携了册子来提醒,说再过一月,她也该及筓了。

    傅云盈恍然,探头看了看窗外,春光旖旎。这不知不觉,竟开了早春了,自己的生辰也将近了。白露递上册子,说是苏氏筹备了正宾、有司等人的人选,让傅云盈瞧瞧有无可改之处。傅云盈接过略略看了一眼,不得不慨叹苏氏左右逢源的伎俩,不仅讨好了她,还再次宣示了一番定国侯府与皇亲国戚

    的关系。

    正宾即南襄长公主,有司为清河小郡主,而赞者便是颜国公府的小姐颜筠晗。

    确实很合她的心意。傅云盈抿嘴笑了笑,将册子还给白鹭:“挺好的,替我谢过祖母吧。”

    白露领命下去,傅敏正便大步来了。傅云盈开怀一笑,将扑过去,那傅敏正却碰到傅云盈冰凉的小手,不由皱眉:“手这么冷!怎么伺候你的?丫头们怠慢了?”

    傅云盈摇摇头,朝书桌努了努嘴:“哪能呢,方才在练字。手冻了,也是正常的。”

    傅敏正顺手拿起桌案上的手炉,发现里头也是凉的,便亲手拣了几块香碳进去,捂热了才递给傅云盈:“来,拿着。”

    傅云盈不由感动,捧着手炉倚在父亲怀里:“爹爹这会子来找我,什么事?”

    听那傅敏正笑得神秘:“今儿天气不错,想带你去个地方。可要去么?”

    “去啊,怎么不去?”

    前世与爹爹相交甚少,傅云盈自然不肯错过父女独处的机会。

    但她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想起此前颜清臣提到的美妇,莫名觉得此番与它有关。

    用过午膳,天气也比早上暖和了,父女二人便上了马车。

    傅云盈撩开帘子,马车一路向北,难不成真的应了她的臆想?她莫明觉得奇怪,出府时傅敏正还开开心心的,如今马车越往北走,傅敏正的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

    “爹?”

    傅云盈试探性地唤了一声,但那傅敏正神思早已不在车内。过了好一阵,眸光才有了焦距,看着傅云盈,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盈儿。”

    傅云盈愣了一秒:“嗯?”

    “你有没有怪过爹?”

    “爹好端端地说什么傻话,盈儿怎么会”傅云盈有些经受不住那样的目光,眼神不由自主地躲闪起来。

    那傅敏正重重叹了口气,望着马车外倒退的街景,若有所思:“这么些年了,爹在你身边的时间,少之又少”

    “爹爹驻守边关,自是不能时常眷顾家里。盈儿怎会怪爹呢?”傅云盈心里发紧,逼迫着自己不要哭出来,在父亲面前丢人。但好歹是没忍住,鼻尖一红,眼泪便啪嗒啪嗒掉下来,哭了个梨花带雨。*************************************************************************************************************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