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帝师夫人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冲犯晟阳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冲犯晟阳

书名:帝师夫人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繁华落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不出所料,当晟阳公主的马车从文房铺门前驶过时,傅云盈不禁咋舌,要是被她碰见,麻烦就大了。』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顺手想将闹闹护到身后,伸手一拉,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

    傅云盈面色大变,冲出门去找,街道两边的临时铺子和行人看见公主的马车,都纷纷避让,一时空旷的马路上却贸然立着一个孩童的身影。

    方才颜清臣拉她时,人太多,许是将闹闹挤丢了。

    “闹”

    眼瞧着飞速行驶的马车朝闹闹扑近,那闹闹也吓愣在原地,傅云盈呼吸都停止了,脑袋一片空白,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却被一直跟着的紫苏狠狠拉住,捂住了嘴。

    “小姐,别出声!”

    紫苏神经紧绷,若是此刻傅云盈出现救了闹闹,那晟阳公主一定不会放过姐弟二人。届时,闹闹的身份很可能会被戳穿。

    傅云盈不解,一心都是弟弟的安危,奋力挣扎,可紫苏习武力气很大,她不动分毫。

    “小姐放心,颜大人已经去了。”紫苏捂紧了傅云盈的嘴,往铺子里头拉。

    这厢,晟阳公主马车的车夫发现闹闹,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用力拉扯缰绳,迫使骏马减速。说时迟那时快,马车距离闹闹近在咫尺时,一道银白的身影倏地从大街中央掠过,掀起一阵惊风。

    也就是这道惊风,带走了傻楞在原地的闹闹。

    傅云盈扶着门框看到这一幕,随即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方才她的心跳已经停滞了,若闹闹出了事,她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

    救了闹闹的人,正是颜清臣。

    而车内的晟阳公主因为急刹,险些从马车上摔下来,精心打扮的头饰乱成一遭。她身旁的侍女一惊,当即朝外面骂道:“谁人挡路?不要脑袋了!”

    车夫唯唯诺诺:“禀公主,方才一孩童挡在路中奴才实在”

    晟阳早已气得嘴歪,扶正了头饰,命令侍女琼枝:“给我下去,看看是哪家不要命的,把他爹娘给我逮出来!”

    “奴婢遵旨。”琼枝微微颔首,撩帘下车。因这一遭,街边避让的行人商人纷纷跪下,脑袋低得死死的,生怕这公主迁怒于自己身上。

    琼枝下车,却见大街空无一人,质问车夫:“那孩童呢?在哪?”

    “方才好像被人救走了”车夫吓得脸色泛青,四处张望,心想这人要是救了孩子不回来,公主的气没处撒,自己岂不是会遭殃?

    车夫正酝酿着临终遗言,却见街边却缓缓走出来一个人,气息平稳,清新俊逸,与周遭的布衣气场皆不相同。他走至场中朝马车揖礼:“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颜大人”琼枝张了张嘴。

    端的是淑人君子,揖礼也是无比风度。马车内的晟阳一听来人,眸光泛过喜色,但转眼,想到二人最后一次不欢而散的场景,那害人的自尊心又腾地升起。

    她压下心中喜悦,气势汹汹地撩帘下车,见到颜清臣,昂起脑袋,盛气凌人:“颜大人,你怎在此?”

    眸光一扫,却没有发现车夫说的那个小孩儿。

    颜清臣颔首,在场中犹如玉树临风,惊起街边不少少女美妇窃窃私语。

    “寒舍书童不经世事,冲犯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书童?”晟阳公主疑惑,发上金簪反射着刺眼的日光,随着她的言语上下波动。

    颜清臣这性子,旁人不得近身,拒人千里之外,什么时候有书童了?

    “正是。是府上小侄的书童,年纪尚进府不久,公主见怪了。”颜清臣三言两语,直接将锅扣到了颜修禹头上。

    晟阳再如何刁蛮,也不会对着国公府的人下手。虽心存疑虑,还是作罢:“罢了。不懂事的书童,就该好好安在府里,别带出来丢人。”

    晟阳这关本是过了,琼枝却多了一句嘴:“既然是颜公子的书童,怎不见公子呢?”

    这话将预备离开的晟阳留住了,她挑眉:“也是啊。应该叫他来给本宫赔罪才是。”

    颜清臣不慌不乱,眼神却不动声色地将琼枝惊出一声冷汗。

    “书童受惊,难免冒犯。微臣已吩咐小侄带着先行回府了,改日再进宫给公主赔罪。”

    晟阳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好啊,那本宫便在宫里等着贵侄和颜大人了。”

    这话落进正搜寻闹闹身影的傅云盈耳朵里,眨眼品出味儿来。按颜清臣的话,犯事儿的分明是颜修禹,这晟阳是变着法儿请她的未婚夫入宫?

    可眼下没工夫较真,颜清臣方才救了闹闹,可如今只见着他,却没见到闹闹。她心里巴不得这晟阳公主赶快走,一来她好找闹闹,二来可以让满大街跪着的人赶紧起身。

    颜清臣似乎察觉到了傅云盈的急切,也不想与晟阳过多纠缠,当即道:“微臣遵旨。”

    晟阳公主一行人终是浩浩荡荡的去了,繁华的前门大街又恢复了喧闹。傅云盈挣开紫苏,快步朝颜清臣走去:“清臣,弟弟呢?”

    颜清臣见她眉眼急切,眼中也涌起一抹疼惜:“跟我来。”

    颜清臣带着傅云盈七拐八绕,傅云盈不禁奇怪,方才一会儿的功夫,颜清臣怎么能带闹闹走那么远。二人最终停在一处偏僻的酒馆里,傅云盈往里头一瞧,原来是连宵带着闹闹。

    闹闹好像方哭过,连宵一脸凄苦,看见来人顿时大喜过望,想来哄小孩儿不是他的专长。

    桌上还放着一碟吃了几块的糯米粑,闹闹听见脚步声,转眼见到傅云盈,点心也顾不得咽下去了,哭哭啼啼地跑过来抱傅云盈:“姐姐”

    傅云盈蹲下身,心疼的拥住闹闹,拍着背安抚他。待他不哭了,才用手帕将残留在他嘴边的食物残渣拭去。

    “乖,是姐姐不好。姐姐不该松手的。你看,姐姐将那个孙悟空买下来了。”

    那时颜清臣的动作太突然,傅云盈手里还握着刚买的泥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是师傅救了闹闹,闹闹要感谢师傅。”

    闹闹见了孙悟空状的泥人,破涕为笑,转身面朝颜清臣,要行跪拜大礼。

    颜清臣却破天荒地俯身拦住他。

    “你我同辈,不宜受此大礼。”

    傅云盈还愣着,紫苏和连宵却是反应过来,笑道:“也是,那可不是未来小舅子么。”

    闻言傅云盈撇了撇嘴,不置可否。面上不好意思笑,心里还是甜丝丝的。

    但转眼,傅云盈想到晟阳公主说的话,挑眉问颜清臣:“颜大人,准备何时进宫面见公主?”

    听这调侃的语气,颜清臣愣了愣,似乎还认真思虑了一番,才吐出四个字:“猴年马月。”

    傅云盈才不信,不屑道:“那你怎么跟公主交代?”

    闹闹不明真相,因在一旁怯怯道:“都是闹闹的错,让闹闹去赔罪吧。”

    傅云盈捏了捏他的小脸:“你呀,别瞎担心了。你这师傅可是很厉害。”

    颜清臣忽而轻笑,犹如和风。谁夸他他都听不进去,唯有这傅云盈,说好说坏,都能入他的耳。

    “这话说的不错。”言语间,他这自恋的肯定并不显得突兀。

    “那姐姐,回去之后可不可以不告诉娘?我怕下次,娘不带我出来了。”闹闹仍旧十分担心。

    傅云盈苦笑:“自然不会。以后姐姐还常带你出来玩呢。”旋即话锋一转,“不过,你真不打算去见她么?”

    “大人要不见公主,理由多得是。傅小姐您就放心吧。不过逃得过初三,逃不过十五,要想再也见不到,怕是有些难的。”连宵帮衬道。

    “那还不如早些去呢。我又不是不同意。”傅云盈睨了颜清臣一眼,心中虽百般不愿,但能不招惹的,就不招惹,这道理她还是懂的。

    颜清臣扬眉:“你既同意,我便不说什么了。明日就去。”

    傅云盈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下心,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如今还早,我们再带闹闹去上次的桃林河边逛逛吧。”

    颜清臣和闹闹自然没有异议,傅云盈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同心符,还安安稳稳的。余光瞥见颜清臣也依旧挂着,心里暖意融融。

    有了上次罚跪的教训,这日天还没黑,颜清臣就预备送姐弟俩回去。自是先送闹闹会城北,路上傅云盈想起什么,调侃颜清臣:“你有没有见过我娘?”

    “我见过她,她却没见过我。”颜清臣道,风轻云淡,“今日可得一见了。”

    “我娘听说你今日遣媒人去侯府请期,可高兴了。要亲眼见了你,一定更高兴。”傅云盈嫣然一笑,也不顾忌闹闹在了,小鸟依人,将小脸靠进他的壮阔的肩膀里。

    颜清臣看她一眼:“是么?不是嫌我岁数大?”

    没想颜清臣还是个记仇的,这话是傅敏正说的,傅云盈不禁好笑:“那我还得换个岁数小的不成?”“你敢。”颜清臣轻轻两个字,定要将傅云盈的下半生据为己有。*************************************************************************************************************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