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帝师夫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珍珠之死

第一百八十五章 珍珠之死

书名:帝师夫人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繁华落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颜筠晗清了清嗓子,颜府的一个管事婆子立刻递上来一本册子,上面记录了府里所有下人的名字,附道:“二小姐,总共是二十八人,还差两个。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

    颜筠晗向颜筠玥身后两个低垂着头的丫鬟瞥了一眼,笑道:“哪里差了,加上长姐房中的珍珠她们,不就够了么?”

    颜筠玥面色沉了下去:“筠晗这是何意?”

    颜筠晗走到颜筠玥身边,挽住她的手臂,一如往日般亲近,可是眼底却存着一丝凛然:“姐姐别介意啊,既然是要查,自然要所有人都查。方显得公正,也不至于遗落什么蛛丝马迹。”小丫头脸上的笑意,让颜筠玥暂时放下了警惕,只得吩咐两个丫头也站了过去。这种情况下不过去也不行了,虽说她是县主之位,可是在国公府她这一房人丁凋零,只剩了个母亲在上,并没有什么底气可

    与颜筠晗抗衡。

    她这才开口:“你们两个,也过去吧。”

    颜筠晗满意地弯起眼睛,随即说道:“长姐恐怕还不知道吧?昨日宴上,聂景平会和中书令家的嫡女出现在望月池畔的小阁楼里,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算计。”

    最后二字咬了重音,颜筠晗略作停顿,特意观察了下颜筠玥脸上的表情。

    “是么,什么算计?”她眼神似乎有闪躲,听到聂景平的名字,更是神情凄然。“我听一个小丫头说了几句闲话,这才知道,原来要被引到望月池的,不是聂景平,而是季鸿骞!如若不是其中发生了什么差池,恐怕我这良媒也算不得是良媒了!长姐,你说我知道了这件事,如何能不气

    恼?我倒要让那小丫头在这些人中指正一番,看看到底是谁要加害于我!”

    颜筠晗言之凿凿,却又避重就轻。

    这件事情她自然是盘算了半日,方想得了一个周全之法。颜筠玥乃是她的大姐,自然要有所顾忌,姐妹二人不可直接撕破脸皮。

    其实哪有什么指认的小丫鬟,不过是她找的替罪羊而已,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给她些钱送出府去,另觅个好去处,也算是对得起她。话音刚落,颜筠晗便叫了一个小丫鬟上来,小丫鬟跪在地上,将她所教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末了还跪在地上叩了个头:“小姐饶命,若是奴婢指出了那日给镇阳侯世子传话的人,还望小姐绕奴婢一

    条生路!”

    颜筠晗轻揉眉心,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不耐道:“你且说就是了,我就不信在这国公府里,还有人胆敢有这样一手遮天的本事?”

    这小丫鬟平素里一点都不起眼,颜筠玥心里没谱,听了颜筠晗的话,更是脸黑。

    小丫鬟叩了几个头,这才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人群面前。

    看了看这个,不是,瞧了瞧那个,又摇摇头。

    终于在看了半晌之后,突然指着第二排里的珍珠大叫:“二小姐,那天,我瞧见的丫头就是她!”

    颜筠玥顿时脸色大变,却极力地稳住身形。

    还未等她发声,颜筠晗便上前一步,疾声厉喝:“你可休得要胡说!珍珠乃是姐姐房里的人,怎么会去坐这种腌臜的事情!”丫鬟连声喊道:“奴婢没有胡说!那日见到珍珠姐姐的,又不止是我一个,马房里的川儿姐姐,也在望月池畔见到了这位姐姐将中书令家的苏千金送了过去。当时只当是哪位小姐吃醉了酒,扶去歇息了,哪

    里想到会出了这许多事!”

    颜筠玥渐渐明白了,这不过是一个仆役丫头,说起话来却门儿清,若不是有人提前教了她什么,她怎么会句句切中要害。

    颜筠晗只当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难以置信地望着颜筠玥,手拿帕子,紧紧地攥着胸口,一双秀眉紧蹙,说道:“难道此事,真的与姐姐房里的人有关?”

    颜筠玥嘴唇微张,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以往不管她做什么,颜筠晗都没有察觉,为何此次,竟然如此雷厉风行,才不过第二日便查出了端倪。

    这下,恐怕她自己也择不清了。

    颜筠玥登时瞪了一眼珍珠,珍珠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喊道:“二小姐,既然您已经查了出来,奴婢愿意说实话。此事全是奴婢一人所为,与大小姐无关!”

    颜筠晗收了震惊的神色,回身望着地下的丫鬟,轻蔑的扬起秀眉:“你?”

    “是!奴婢自小便跟了大小姐,虽是贱籍,可是大小姐从未嫌弃过我,待我一直情同姐妹,奴婢就算是当牛做马也难报大小姐的恩德。”

    珍珠虽说只是个丫鬟,可是说起话来毫不含糊,可见颜筠玥教导下人有方。

    只是这话听起来却刺耳,颜筠晗忍不住道:“所以,你便对大小姐言听计从喽?”“妹妹,这话可不敢胡说,我”颜筠玥急于辩白,却被颜筠晗止住:“姐姐,今日既然是我要查,就让我好好审一审,她到底是不是受人指使。如果是的话,又是何人指使?若此事与长姐无关,我自然会

    还您一个公道!”

    颜筠玥虽然心急,也没有办法。颜筠晗便冲着珍珠道:“你继续说。”珍珠俯首磕了个头,继续说道:“大小姐虽然对我恩重如山,可是从未指使我做出越矩之事。大小姐贵为国公府长房嫡女,本应当享尽荣华富贵,可是老爷去世,夫人又信了佛,大小姐宅心仁厚,一片冰心,只求万事忍让,可奴婢却看不过!如今二小姐的荣耀,皆是大小姐该享用的!奴婢嫉恨二小姐,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出头的机会,国公府皆是紧着二小姐!国公府还替二小姐找得镇阳侯世子那样的良配

    ,却对我家小姐不管不问。我家小姐早已待字闺中,为何即便是被太后娘娘封了县主,都不被重视!奴婢嫉恨二小姐,所以安排了这一切!”

    “你你在胡说什么!”颜筠晗万万没想到这奴婢竟然说出了这许多话。

    颜筠玥在颜府的处境,这倒是她从未深想过的。她以为自己的姐姐,当真是清心寡欲,也乐得享受清闲日子,虽然是在皇太后那里争得了个兰华县主,也不过是为家族争些荣耀罢了。

    她还真没想过,颜筠玥有许多的不甘?珍珠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通红地看着颜筠晗,字字泣血:“如今我和大小姐主仆情分已尽,奴婢只想告诉二小姐,此事全权是奴婢看不过大小姐受委屈,故而才从中作梗,二小姐若是还有几分良

    知,就别冤枉我的主子。珍珠泉下有知,也不会为难二小姐!”

    说罢,她便一头栽在了廊下的柱子上,顿时鲜血横流。

    一众丫鬟婆子都吓傻了,惊叫着四散。事情发的如此突然,颜筠晗也未能阻止,那丫头觅死的决心又何其大,竟然一撞就给撞死了。

    她顿时花容失色,踉跄往后退去,忽然身子撞到了一个人,回头望时,只见是颜清臣。

    他早就听说了颜筠晗要自己审这桩诡事,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才赶过来,一来便看到了这个丫鬟撞柱而死。

    颜筠晗看到颜清臣,这才缓过来一口气。

    颜筠玥也没有料到珍珠竟然会撞柱,扑到珍珠身边,大恸。珍珠是她的贴身婢女,她料想珍珠会将此事顶下来,之后也不过是被赶出府去,给她觅个好人家。她可万万没有料到,珍珠竟然如此有气节,枉她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女,为了保住她的清白,竟然豁出了性

    命。

    国公府里,颜筠玥虽然是身份尊贵的长房嫡女,可是从小丧失亲情,从未有人将她的事情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如今珍珠一死,她如何能不悲!而这一切,全都是颜筠晗错,如果不是她这般咄咄逼人,珍珠也不会死!

    颜筠晗有些慌了,她也没有料到今日审案竟然审出了一条人命,心有自责。

    颜清臣拍了拍颜筠晗的肩膀,颜筠晗抬头望着颜清臣,糯糯地叫了声:“小叔叔”

    “这是旁人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他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力量,让颜筠晗镇定了不少。

    望着眼前一片凄惨景象,颜清臣眸光微紧,走到了珍珠的面前。

    倒是个忠心的丫头,只是

    他忽然问向扑在珍珠身旁的颜筠玥:“你也觉得,国公府对你不公吗?”

    颜筠玥抬头看了一眼颜清臣,那双朦胧的泪眼中隐隐带着愤恨与不甘,她就那样定定地望着颜清臣,一句话都没有说。

    清澈的泪水夺眶而出,流了满脸。不知她是因为珍珠而哭,还是为了自己在国公府的境遇而哭。

    这一眼,颜清臣便已经明白了。

    这桩事便以珍珠的死而告终。颜家上下接了通令,此事以后不准非议。

    颜筠玥为着这丫头的忠心,将其厚葬了,又给那丫头的家里接济了些银两,还安排她的弟弟进了颜家远亲的一个铺子里当伙计。

    此事过后,颜筠玥很少出门,似乎是消沉了好长一段时日。颜筠晗在颜家待着无聊,婚期将近,又觉得满心的烦闷,便去傅家找傅云盈。*************************************************************************************************************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