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帝师夫人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们清楚了么

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们清楚了么

书名:帝师夫人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繁华落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易文柏没有证据指责傅敏正窝藏嫌犯,至今重病在家。』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袁侍郎没有证据指责傅敏正入室抢人,被干净利落的革职。现如今,傅敏正看上去好像没有证据就在指责孟相陷害忠良,晟景帝却只有轻飘飘的一句

    不好办。

    太极殿中,众臣左右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晟景帝的心思。

    这几日,对孟家的动作频频,可晟景帝却没有明确的表明态度。现在的一句话,可谓是昭显了他所有的想法。

    自从孟相倒下,晟景帝似乎更加肆无忌惮,连最基本的颜面都不再留给孟家一派。

    顿时,孟家一派不少官员两腿打摆,有些站立不稳。

    “皇上,臣虽然是个粗人,但却不是那等无耻之徒。臣自然是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臣的言论,只是还请皇上能允许臣带几个整人上太极殿。”

    “准!”

    孟家的子弟有心阻拦,却不及晟景帝的一个字。傅敏正有了晟景帝的允许,转头示意门口的太监去将人带过来。

    不多时,连仲就低着头走了进来,在最中间的甬道上跪地而拜,“罪臣连仲,叩见陛下。”

    “连仲?”晟景帝仔细打量了一下连仲,见他非但没有清瘦,好像还丰腴了一点顿时有些疑惑,“证人是你?”

    “是罪臣。陛下容禀,钟家当年之事,罪臣也有参与其中,今日上堂想将此事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不再让忠臣蒙冤。”连仲深深的叩了个头,诚恳的说道。昨日一早,傅敏正就到天牢告诉连仲孟相派人跑到连家暗杀连文逸母子,若不是他的人一直暗中护卫只怕他们母子已经死于非命。连仲见孟相如此不顾忌往日情分直接将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并且

    给了傅敏正信物,让他拿着信物去提审云清,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所以,傅敏正才能短短一日就得到不少口供、人证和物证。

    “说,仔仔细细的说来,若有欺君,定将你满门抄斩。”“当年,孟相还不是孟相,但是钟家乃是御史世家,再加上钟御史是皇上的师父,与皇上亲厚,孟相担心皇上继位之后会偏听偏信,过分倚重旁人,对孟家有碍,所以命臣伪造书信,利用定国侯与钟家的姻

    亲,陷害钟家通敌叛国。臣不敢妄言,当日孟相派人递了纸条过来,臣担心以后事情败露臣无法脱罪,所以一直都有将我们来往的手函保留,还请皇上过目。”

    说着,连仲递了一个木函上去,请晟景帝过目。

    晟景帝打开,翻开那些泛黄老旧的纸张,面上波澜无惊,实际上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当年,所有人都不相信钟家会通敌叛国,可是证据确凿,晟景帝不得不发落了钟家,现如今,一切真相大白,却已经为时晚矣。

    “除了这些,还有么?”良久之后,晟景帝继续问道。

    “还有,当日伪造书信的工匠也被臣藏了起来,今日也到了大堂之上。”

    晟景帝让人进来,跟着工匠一起进来的还有钟繇和莫寻。

    “钟繇?”不少故人看到钟繇,都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她真的还活着。

    “皇上,钟家余孽前来面圣。”钟繇与莫寻双双跪在龙椅之下,面圣问安。“恭祝吾皇金安。”

    “免礼,平身。钟家一事,定国侯已经主张为你们平反,不用自称余孽了。钟繇,你可是有什么要举证的?”晟景帝只看了那先生一眼就问钟繇。

    “回皇上,臣女有。”说着,钟繇从怀中取了一个包裹出来,双手举过头顶给晟景帝,“包裹中乃是当年先父收集的孟相与西岐过从甚密的证据,皇上可一观。”

    “丞相与西岐?若朕没记错,钟御史当年过从甚密的也是西岐。”晟景帝没有让人取那物证过来,轻声问道。“没错,当年皇上初登基,西岐国主派人来贺,家父发现孟相与西岐使臣交往暧昧,于是留心了一些,潜心打听,甚至暗入西岐国都搜集证据,这才导致众人以为我父亲与西岐人有勾结,意图叛国。”钟繇

    浅笑了一下,风情犹在,却含了万种悲戚在里面,“也给了孟相等人可乘之机,让他们借机生事。”

    “呈上来吧。”

    那些更加古老的物件放到了龙案上,晟景帝却没有翻看,长叹了一口气问道:“诸位,可要继续听下去?”

    事情已经明了。

    当年,孟相与西岐使臣勾结,被钟御史发现了端倪,在钟御史寻找证据的时候给他下套,诬陷他通敌叛国,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如此干净明了的事情,再清楚不过。

    “陛下,只凭借他们的一面之词,会不会有失偏颇……”孟相的嫡子现任兵部侍郎的孟谦出来,轻声问道。

    “你觉得还是一面之词?”晟景帝冷笑一声,转头让人请了长公主过来。

    孟谦看到长公主气势汹汹的进来,顿时犹如霜打的斑鸠,脖子一缩不敢说话了。“皇上,臣这里有几封家书可以给孟侍郎看看,看看是不是一面之词。”长公主没有行礼,凤眼一挑,跟刀子似的剜向孟侍郎,“这是阮蓁从西岐寄来的家书,里面详细的说了孟相与西岐二皇子以及太师勾结

    ,意图借兵和构陷钟家的事情,孟侍郎可要查验一番?”

    “臣,不敢……”孟侍郎缩了缩脖子,想了想退了回去。风风雨雨的过了这么多日,晟景帝扫了一眼太极殿中的诸臣,“凡是孟相举荐以及孟家相关的大臣,五品以下官职不动,五品以上皆撤职查办。五品以下,自己投案自首可戴罪立功,若是负隅顽抗,被查出

    什么,按律处理。”

    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却砸的太极殿中一半人都身子一歪倒了下去。金吾卫等候多时,晟景帝的命令一下,从太极殿门口瞬间涌了进来,一个个将那些面如死灰的人拖了出去。看着空了一半的太极殿,晟景帝摇了摇头道,“退朝吧。钟繇,定国侯,莫寻,连仲,你们到御书

    房来。”

    盘旋在京城上空多年的一朵阴云终于散开,众臣下朝的时候觉得雨都小了很多,互相对视一眼,什么都不敢说,颤颤巍巍的回到家中闭门不出。

    颜清臣太极殿外听了一会儿雨声,揣着手慢悠悠的朝着御书房走去。还没走两步,果然有小太监过来传话说晟景帝在御书房等着呢。

    到了御书房,看到傅敏正和钟繇眼眶红红,颜清臣什么都没说,先行了礼,然后说道:“如今朝堂之上不少位置都空缺,臣以为可提拔一些下属官员上来,皇上以为如何?”

    “刑部尚书你来做,其他的你看着安排,只要别让孟家钻了空子就行。”晟景帝对于这件事也没什么兴致,钟家的事情解决的这么干净,他一下子有些失落。

    当年,除了钟家还有很多事情。

    现如今,钟家已经平凡,孟家也已经倒台,傅敏正和钟繇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家了,可他的颜玉笙却再也活不过来了。

    “是,皇上,钟家的幸存之人,是否要好好抚恤?”颜清臣又提醒。

    “嗯,已经让礼部拟旨了,钟繇和莫寻,你们有什么要求么?”晟景帝转头征求钟繇和莫寻的意见。“皇上,我已经嫁入傅家,当年迫不得已假死求生,可不管是生是死,都已经是傅家的人了,民妇没有所求。”钟繇摇了摇头,见晟景帝有些疲态,轻声说道,“陛下其实不必自责,这包袱中,有父亲当年的

    血书,说他明白皇上难处。只要皇上顾念故臣,他虽死犹生。”

    “可是朕,不想他虽死犹生!”

    “啪”的一声,龙案之上的砚台碎裂在众人脚下,颜清臣抬头,看晟景帝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从他记事开始,晟景帝都是一副胸有成竹温和有礼的形象,如此盛怒,如此泪流满面的样子,颜清臣也是第一次见。知道他也是难以自制,他没有劝慰什么,只低了头站在那里。

    “朕,失态了……”晟景帝长叹一声,抹了把脸道,“这一天,我们等的太久了。”

    “虽然久了一些,可值得。”傅敏正哈哈笑了一声,拉着钟繇双双跪下,“皇上,臣只求一道圣旨,恢复我与钟繇的夫妻名分,让我们能回家去。”

    “准!”

    又商议了一些对钟家其他活着的人的补偿事宜,颜清臣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正午。

    笑了笑,他也觉得挺好。

    转过拐角,北方的廊下似乎有一片华服飘了过来,颜清臣看了一眼连忙加快脚步离开了御书房。

    那阵仗一看就是皇后的,孟家是皇后的母家,孟相吐血的时候据说皇后已经闹了一场,现在孟家被尽数拔出,只怕皇后更加有话说。

    有什么话,还是让皇上去听吧,他还是赶紧回去看媳妇去。

    媳妇等着呢,万一等急了可怎么办。晟景帝这边,似乎也早就清楚皇后会来,守在御书房门口的太监一看到皇后的凤仪,顿时交换了一个眼神,排排站在御书房门前恭候皇后的大驾。*************************************************************************************************************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