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帝师夫人 > 第三百五十章 你要嫁人

第三百五十章 你要嫁人

书名:帝师夫人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繁华落尽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荣王妃对颜筠玥的知情识趣颇为满意,却又有些为难地道:“本来你的婚事该有国公府上你家里人安排的,可我实在看不过这么好的一门亲被放过去,说来也是越俎代庖了。”

    颜筠玥忙道:“王妃这是怎么说的?若不是您念着安平,安平还不知道会着落到哪儿去呢。”

    念及国公府里田氏的搪塞与吴氏偏心之举,颜筠玥一时自苦,说起话来都带了哀意,倒是不觉得荣王妃突然找上她有什么不妥了。

    荣王妃拍拍她的手,面上全是怜惜:“你一个女子,还是不要跟家中闹得太僵才好,不如我去与你家中说和一下?”

    现在正是颜筠玥对国公府怨恨最重的时候,若荣王妃一心离间她说不定还会起些警惕心思,但现在对方一心都是为了她考虑,在她看来就比那些所谓的家人更值得信赖了。

    想到方才荣王妃说田氏将这门亲事拦了下来,她只恨不能让那些势力小人看看自己过得多好,怎么会在低头相求?

    这边荣王妃话未说完,便见颜筠玥竟纳头拜了下去:“臣女一切全凭王妃做主!”

    成了。

    颜筠玥怎么说也还是未出阁的女子,但凡要点面子她就不会拿这种事出去宣扬,而只要这件事不被长公主和国公府搅了,那做起来便稳当得很。

    荣王妃心中定下,面上更是和善许多,忙将颜筠玥扶了起来,柔声安慰:“你既已做了决定,那我便担了这个责任,做主应下太子那边了。”

    等颜筠玥点头,荣王妃又满意笑道:“这门亲事没有你家中长辈掌眼,免不了你自己多上上心。如此,我便寻个机会让你瞧瞧渐渐那太子的人物风度,定不会辱没你的。”

    说及此事,颜筠玥面上又带了羞色:“劳王妃费心了。”

    两人就此事聊了一会儿,荣王妃又贴心顾及闺阁少女的面子换了其他的话题,依照先前说的留了颜筠玥的字画,这才差人将她送了回去。

    自从被送到这院子里来,颜筠玥的心情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好过了,可进门见了立在廊柱下的人,面上的笑意迅速褪了下去。

    她故作不见,自顾在院中石桌旁坐了,抿了一口婢女端上来的茶水,面色微诧,开口却听不出心情好坏来:“哟,今儿怎么舍得拿出这龙井了?不拿那种炒了几遍的干叶子搪塞我了?”

    旁边小婢忙道:“回主子,这是嬷嬷新带过来的……”

    “啪”那茶杯猛地碎裂在婢女脚边,滚烫的茶汤却尽数落在了她头脸上,那婢女却连擦拭都不敢,忙不迭的跪倒在地,颜筠玥怒声道:“我问你了?往日里拿那种粗茶搪塞我时怎么没这么殷勤?”

    “小姐息怒,”杜嬷嬷忙上前扶了颜筠玥进了屋,劝道,“这些下人不知好坏,以后自有府里的采办将小姐的用度包办了的,您就别跟这些人置气了。”

    往日颜筠玥养在吴氏膝下,杜嬷嬷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颜筠玥往日就算看着她不爽快面上也总能过得去,谁知今日却甩开她道:“杜嬷嬷怎么也屈尊来这种破落地方了?”

    她今日从荣王妃那里得知田氏拦下了自己的一门好亲,连带着对整个国公府的怨恨都多了不少,甚至觉得杜嬷嬷今日是专门来给自己添堵的国公府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恨不能她死在外面才好吧?杜嬷嬷就算不知道这大小姐的心思,也能从这语气中听出对方并不欢迎自己来了,只是碍于骆清姚的嘱咐,她只能将对这位大小姐的不满敛在心里,又拿了几句好话哄着,估摸着对方消了气才试探着问:“

    我看方才那轿子,小姐可是从荣王府回来的?”

    颜筠玥本在看骆清姚托杜嬷嬷带过来的东西,闻言手上一顿,似笑非笑的看过来:“嬷嬷这是要打探我的行踪?”

    杜嬷嬷心中一凛,强笑着道:“哪能用打探这种说法呢,不过是大太太不放心小姐自己住在这边,托老奴时常来帮扶着而已。”

    “不放心?”

    颜筠玥嗤道:“那她当初怎么不将我留在府中?就算抵不过爷爷,难不成她亲自来看我一眼都不行么?”

    她越说越气,杜嬷嬷却只能赔着笑安抚:“小姐也知道大太太不方便出门的,您有什么话大可以跟老奴说,老奴定会带到大太太那儿的。”颜筠玥却不听她这些话,只想着自己在国公府的处境,与在荣王妃那儿对比起来更显心酸,再想想自己的亲事最终落得要被外人操办,还不知道这些被这些下人们传成什么样这些高门大户的私密事,

    不就是从这些下人们口中传的举城皆知的么!

    想到自己被国公府赶出来也是被这些下人卖了的原因,颜筠玥怨愤更甚,抬手一个玉托就朝着杜嬷嬷扔了过去:“你这老虔婆,借着替我母亲来看我的托词,指不定是将我的近况全拿去嚼碎嘴了吧!”

    就算再国公府伺候了一辈子,杜嬷嬷自问也没见过脾气如此阴晴不定又暴躁的主子,年纪上来反应便慢,不防之下差点真被那玉托砸中脑袋。

    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那些个被自己带过来的首饰布匹用具便裹着颜筠玥的谩骂兜头砸来:“都是你们这些奴才……有一个是一个,恨不能看着我出丑吧……给我滚,给我滚出去!”

    杜嬷嬷好歹是吴氏身边的老人,跟着嫁过来之后就算老国公也少对她这样发脾气,被骂了一顿自然没有腆着脸再凑上去的道理,沉着脸离开了这小院。

    她以往只觉得这大小姐稍显任性了些,没想到人越长越大,脑子却跟一点都不长似的,办的事她是越来越看不上了。

    也怪不得吴氏与老国公都对这个亲手养大的孙女越来越疏远,也就大太太常年礼佛对这些不甚了解,否则还不知道什么心情呢。

    杜嬷嬷难得衣发不整的从外面回来,直接去了骆清姚的院子将颜筠玥的话说了,这才回去收拾。

    她就是要让骆清姚看看,她一心顾念的这个女儿,现在到底是什么德行!

    骆清姚果然是被杜嬷嬷的样子吓了一跳,可她怎么也不觉得自家女儿是那种无缘无故乱发脾气的性子,想来是杜嬷嬷先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吴氏身前的老人,倚老卖老的对着玥儿甩脸子,玥儿一个人无依无靠的,自己不强势一点还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呢。

    骆清姚很快给这件事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但想到女儿可能被人欺负了她便怎么也安不下心去。

    颜筠玥却不知道国公府里这些事,她满腔怒气在杜嬷嬷身上撒了一通才算稍稍舒心了些,看着被自己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有些心疼。

    其实国公府那些人说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起码母亲还是疼爱自己的,如今亲事也有了找落,一个不被看好的大小姐以后回国公府扬眉吐气,不是更爽快么?

    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颜筠玥让人收拾了堂屋中的东西,挑了几件完好的摆件摆在自己屋里,免不了又去考虑荣王妃说的那些事。

    荣王妃说西岐太子对她一见钟情,可她还从没见过那太子呢。也不知道荣王妃将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了什么时候。

    她想的出神,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她一口气叹出去,转而又有些懊恼。

    这么大的事,她是不可能告诉杜嬷嬷的,可若不通过她的嘴,母亲要从那儿知道她要出嫁了呢?

    “禀告主子,有客人来了。”

    婢女的声音将颜筠玥的思绪打断,她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直接表现在了脸上:“天色已晚,有什么要紧的客人会这种时候过来?”

    这些个丫鬟与国公府调教出来的根本不能比,若是那些伶俐丫头,这会儿早该把人哄走了。

    那婢女被她吼得一缩脑袋,刚要告罪就见主子起了身:“算了,我去跟你见上一见。”

    总归她也睡不着,便去见见是什么人这种时候过来“拜访”。

    这小院只有三进,没几步颜筠玥便到了前面,就见堂屋里站着一人,带着斗篷看不清脸面,只从身形看上去是个女子。

    她心中疑惑,就听那人像是听到动静回头,看到她之后往前走了一步又顿住,道:“都下去吧。”

    听到这声音颜筠玥心中顿时一惊,刚要上前就见几个伺候的小丫鬟正犹疑的看向自己,一冷脸道:“没听到……说让你们下去么?还愣着干什么!”

    口中话语冷漠,她双眼却一直盯着前面那人,目光之灼热恨不能将那斗篷烧出个窟窿,好看看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几个丫鬟被她吓怕了,这会儿闻声忙退了下去,而那“不速之客”也摘下了斗篷,上前两步道:“玥儿!”她声音中带着怜惜与哀意,却是许久没有在颜筠玥面前露面的骆清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