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月神冕 > 第8章 第8话 有“朋”自远方来

第8章 第8话 有“朋”自远方来

书名:月神冕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公子伤不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西华山,位于大陆的西北,山的东面是夏国地界,山北端延伸至北部大漠,直到沙陀王朝腹地。┡ 『文ΔW@w%W. Ke Wai Shu .O R: G>而在西华山西南大部,都属于西藩。西藩不是一国,也不是王朝,而是整个西大陆的统称。

    少依凡走出藏书洞的这一天,一行数十人出现在了夏国靠近西华山的边陲小城,邺城。

    一行人穿着朴素的蓝色粗布长袍,踩着巨大的花瓣,出现在邺城一个无人的小巷中。随着众人走下后,花瓣随之消失,一闪之后印在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眉心,形成了一个镂空的莲花纹路。

    “爷爷,爷爷,我饿了~”撒娇的声音从一个小女孩口中传出。女孩用红头绳扎着两个小辫,水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老者。

    老者右眼眉毛一跳,顿时大感肉疼。

    “椿丫头,你一天要吃几次才够?修道之人会随境界提升,逐渐摆脱对食物的依赖。其他门派我不知晓,但是我岐山道士,以“灵”为根,身体可自行吸收日月精华,何须如你这般吃的嘴角流油?”

    老者毕竟是长着,当着这么多晚辈觉得有些失态,于是干咳几声转而继续说:“若非你是我那不争气儿子的独女,老道我说什么也舍不得如此花钱!钱财虽乃身外之物,可我岐山,可是很穷的。”

    “爷爷,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万一我以后去唤灵池,因为身材矮小被嫌弃,那可是您的责任。”丫头油嘴,但也滑舌,一语说中老者痛处。

    却有一帅气青年,边疼爱地笑着,边摇头。细看,脸上还有酒窝。

    老者心中思索,叹气,再思索,还叹气。岐山已不如几百年前风光了,进入山门的弟子,不是从亲戚家物色,就是从朋友处挑选,但凡是有些灵性的都凑一起,如今的岐山弟子也不过百人了。

    “也罢,只要你回去能请得好些的灵,我岐山穷也穷的值。”然后转头对众人说道:

    “今日先在此歇息,明日早起,再前去拜山。”

    客栈内。

    清冷地店内,看不到人影。桌凳却擦的很干净,不时有温过的酒香掺杂着肉味传出。

    随着老者一行人迈步走入,椿丫头帅先开口:“小二,好菜尽管上!”

    然后众人分别围着三张桌子坐下,等了许久,只听到椿丫头肚子响了一声,却不见任何人前来招呼。

    有几人心中暗道不好:这椿丫头肚子饿必然要发飙,小性子耍起来除了一个人之外没人治的了。

    “掌柜的!管事的!活着的!姑奶奶饿的不要不要的,再不出来看我拆了你的店!”椿丫头果然气由胃生。俗话说:想要抓住一个女人,必先抓住她的胃。又俗话说:抓住胃必先从娃娃做起啊。

    声音落下,只听后厨一阵锅碗瓢盆叮当,然后冲出来一膘满肉肥的大汉。大汉还系着粗麻制的围裙,上面写着一个“味”字,围裙针线参差,一看就是出于自己之手。

    “哪个叫俺?做菜你不行,找茬打架的功夫你也还是不行!”胖厨子操着一口流利的方言。然后比划了比划手中的大勺。

    没有任何言语,一只酒坛凭空向厨子砸来。

    椿丫头心中暗自嘀咕:对普通人不能用全力,不然回去之后掌门老头这不让吃,那也不让吃,就真大难临头了。

    众人都没有出手干预的意思,那只会适得其反,原本想让椿丫头发泄一下再出手制止,但是下一刻,众人一愣。

    酒坛悬空停在厨子头上三寸位置,加速旋转,然后飞快的原路飞回,“咚”的一声又落回原来的位置。

    “这店里的一切都沾着俺的味道,俺也沾着他们的味道,他们可舍不得打俺。俺爹说叻: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想打俺,俺就必须得打回去。”随后,手中大勺翻飞,俨然一副做菜场景。空气中甚至映射出火苗旺盛,锅中菜肴逐渐变熟,散发出缕缕飘香。

    “锅碗瓢盆,五味杂陈,酸甜苦辣咸!”胖厨子口中有词,脸上如痴如醉的盯着眼前虚影,仿若对自己的厨艺自我陶醉一般。

    下一刻,周围有几个入门不久的弟子,便开始表情复杂。一会伸舌头,一会不断吸气,时而眼泪横流。再看椿丫头,此刻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对着虚影中的菜肴,一边抬着鼻子闻,一边留着口水,甚至之后还做着狼吞虎咽的动作

    胖厨子没有趁机再对一个小丫头出手,毕竟他眼里对方也只是个孩子,何必动真怒。

    “味道,味道,以‘味’入道。是在下眼拙,纵容了我这小孙女,请道友勿怪。”老者微微躬身。

    “你说的‘道友’啥的俺不懂,但是‘味道’俺很赞同。俺爹说叻:大人不能跟小孩子计较!我也没下重手。”胖厨子依然是一口方言,憨厚说道。

    老者一挥手中拂尘:“一气,三清。清身、清心、清灵。”

    点点亮光落在周围几人身上片刻,众人从失态中渐渐恢复神智,然后尴尬地站在老者身后。

    唯独椿丫头,此刻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丝毫缓解。

    老者微微皱眉,看着椿丫头一脸慈爱,缓缓开口:“似幻,似真,这以味入道之法对其他人,我尚可轻易解除。但这丫头平日视吃为命,我若强行帮她,日后莫说她不能再修道,恐怕精神都会出问题。”

    随后又对着胖厨子说道:“不知道友可否出手,这价钱嘛,好说好说。”可是脸上,却是充满皱纹肉,此刻疼的都有些变年轻了。谁让岐山穷呢

    “难不倒俺!让这丫头恢复正常的方法,就是做出一道比刚才幻想中的菜,更吸引她的菜,端到她面前就可以了。”胖厨子似有成竹在胸。

    说完,胖厨子也不矫情,转身进了厨房,将一众修道之人晾在一旁。

    唯独帅气青年开口:“修道之人,修可为修不可为,对厨艺如此痴心之人,心性都比我辈虔诚。心,修的还不够!”

    包括老者在内的众人没有反驳,看着还在狼吞虎咽西北风的椿丫头,陷入沉默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厨子从后厨端了一道菜出来,香味逸散而出。有几人更是隐隐后退,害怕再次出现刚才之举,那就真的脸面丢尽。

    “实在是本店拿不出什么好菜了。巧厨难为无米之炊啊。”一边把菜放在椿丫头面前,一边好像陷入回忆。

    椿丫头从刚才的状态中,渐渐地将脸转向了那份简单的菜肴。用鼻子嗅了嗅,又用眼睛看了看,最后用嘴尝了尝。随后恢复了清明,只是在清醒的同时,两行眼泪流下,更是边哭边说:“爷爷,小椿再也不敢了,刚才身体不由自主,吃不下了还再继续,感觉肚子快要炸了一样,小椿好害怕呜呜呜呜。”

    老者还没说话,帅气青年先笑出了声:“吃饱了,撑的!”

    周围人捂嘴偷笑,胖厨子也回过神来。

    老者怜惜地看着椿丫头,开口说道:“贫道秋藏冬,道号秋冬子,这是我的孙女,小椿。这丫头肚子饿的时候总闹情绪,冒犯之处,我这做长辈的代她陪个不是。”

    “顺便,您看这菜钱”秋藏冬吱吱呜呜。

    “没啥没啥,小菜不值几个钱。俺爹说:不打不相识。这道菜白送叻。”胖厨子边笑边说。

    然后摸了摸没有留头发的脑袋,紧接着说道:“你看,俺都忘了俺爹说:与人相识,先报名号!俺叫食味天,没有号。”胖厨子尴尬地说着。

    秋藏冬思索着心中疑虑,不由开口:“贫道自进门起,就发现你店内清冷,可是从刚才的菜肴上看,不至于没有客人吧?”

    “让您见笑了,最近夏国乱的很,这邺城又山高皇帝远的,没人管了呗。于是最近劫匪猖獗,除了抢钱有时候还抢人。能行动的,搬走的差不多叻,剩下的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我这也是不想手艺生疏,门店开着也有个挂念,毕竟是俺爹留下来的”食味天说着,流露出伤感。

    “难怪,难怪啊”秋藏冬无奈,人间之事自古便是如此,自己是无法插手的,且本身还有要事前往西华山。

    “君有君道,臣有臣道,百姓偏居,各行其道。乱世又起,谁人有道,寡助多助,自有天道。”秋藏冬不断低语,乱世中修道之人尚可得以自保,那百姓又将如何呢。

    秋藏冬一众人在此逗留一晚,收拾疲态。

    第二天临晨,食味天早早起床,劈柴烧水,蒸了一笼素馅儿包子。

    待众人临行前,食味天将包子包好,送给了椿丫头。

    “俺爹说:与人有过,先认己错,如若不和,吃了再说!这包子送你,过了俺这食味天,就没有这个店了。”食味天其实想说一番豪言壮语的,奈何自己爹传下来的,都是与吃有关。

    食味天站在店外,看着秋藏冬一行人远去。

    走出邺城,秋藏冬默念口诀:“问花花不语,花心似琉璃。开!”

    眉心那朵莲花再次飞出,变成足够数十人站立的花瓣。之后载着众人,迅速飞离邺城,向西华山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坐在公羊治对面少依凡开口:“有‘朋’自远方来。”同时默默运转“天命阴阳术”,随后诧异的轻咦:“火离桃花开,悲从喜中来。”

    公羊治拿起棋子的手,缓缓地又放下。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