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月神冕 > 第88章 第88话 闲话少叙

第88章 第88话 闲话少叙

书名:月神冕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公子伤不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少依凡自觉无力,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Δ 课 外书ΩW?wㄟW.『Ke Wai Shu .?O R G自己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对自己来说应该高兴还是担忧的事情。

    “好了,少爷我也没那么多精力去关注那么多事情。只是一个死道已经够受的了,‘生道’做什么我管不着也懒得管。

    那你不听我差遣,却又要跟在我身边,岂不是占据了少爷我的私人空间?别的不说,就这模样跟着我,走哪我都比你像妖怪。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去你的阳关道寻死,我走我的独木桥求生。

    我就一点要求,希望你别跟着我,也别乱杀无辜就好。其他的我就算说了,恐怕你也不会听!”

    死将纪生似乎是明白了少依凡的意思,没有言语,也没有表现出不满,也算是默默地答应了。

    正在这时,王府外姜命,焦急地御空而来。半月前被纳兰云馨命符所炼化的袖剑重伤,现在已经丝毫没有影响,反而因为炼神之躯,修为达到了三绝真仙。

    “少爷,凡城急报。纪国已于昨日完全覆灭,二十万狼骑军团已经扫清一切障碍,估计今日就可抵达凡城。凡城重建尚未完成,守军又都是普通将士,恐难有抵御之力,还望少爷早做打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笑成空首当其冲地一阵心悸,自己的四万笑家亲军不可能抵挡住二十万狼骑,这半月辛苦重建的凡城放弃了,还有机会夺回来,可是军团没了,一切筹码也就没了。而这二十万狼骑,显然与大皇子脱不了干系,此番南下凡城,势必会杀二皇子而后快,那时候,远在比丘的父亲等人,恐怕难逃此劫。

    直到声音逐渐消失,姜命的身形才出现在王府内,尚未进入正堂,就被一个游弋在空中的怪物,贴着脸拦住去路。

    像人形的怪鱼,却又浑身没有那般湿润鲜活,暗红色的鳍似乎随着呼吸在有规律的闪动,可姜命也是几次死里逃生的三绝真仙,立即就明白,这怪物如此贴脸的举动,分明就是在挑衅。

    而且铠甲与干瘪的身躯,看似在呼吸,实则是在不断地吸入周围生气,呼出死气。

    死气越多,这怪物周身鳍的颜色就越偏向暗红,行动也更加迅速,如鱼得水。

    姜命没有出手,也没有后退,就这样僵持了几息时间。

    不光是因为自己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他又岂会不知自己主子少依凡现在也正看着自己。

    这怪物没对任何人动手,说明没有过多的敌意。甚至现在这状态,有可能是少主的一次试探。

    “纪生!让我这仆人进来。说不定我给你找到了一次既能捍卫死道,又能“抓壮丁”的机会。”

    少依凡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在听了姜命的急报后,脸上居然不自觉地流露着邪恶地兴奋。若不是影妖内青色神魂提醒,此刻少依凡已然忘我地开始幻想如何只身面对二十万狼骑。

    死将纪生听到少依凡的声音没有立即让开,只是在感受到身后少依凡不经意散发出浓郁的死气后,才一下子窜到了离少依凡不远处。

    姜命捏了一把汗。他并不知道这怪物究竟什么来历,但是能将自己生气吸走,呼出死气,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因为自己可是真仙。而对方显然没将自己放在眼中。

    姜命迈步走入大堂,看到了站在少依凡身旁不远的纳兰云馨,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感叹。

    自己被炼神反噬,是技不如人。被奉仙大人重伤险些惨死,是因为这无奈地背叛。可是现在看着这样的奉仙大人,自己也不清楚,是该幸灾乐祸,还是要同病相怜。

    微微躬身向着纳兰云馨一拜,也算是前仇旧恨都了了。自己既然负责一切情报,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失去记忆的奉仙大人,是自己主人的青梅竹马,南诏国的九公主。即便抛开身份地位,至少同样是在少依凡这条船上的真仙。想再靠岸下船,估计是不可能了。

    “少爷,也就近几日,奢比尸的干尸大军灭了夏国,并向东盛王朝进发。若不是因为比丘的狼骑并非普通的狼兽,恐怕奢比尸会直接南下而来!

    另外,西番诸多势力也逐步融合,成立了‘极乐盟’,并将西方很多小国全部收入囊中,对以东的土地表现出了强烈的占有欲。甚至在几次与奢比尸的干尸大军交锋中,也并未处于下风。

    老奴猜测,就像仙家此前一直支持纪国一样,这己方势力背后,都有其他几界的影子才暗处活动。至于具体目的,并不知晓。”

    纳兰云馨面色阴沉,不知道是因为姜命的话刺激了她,还是这些信息让她有些不舒服。

    笑成空索性叹气摇头,自己是修道之人,又岂能不明白,笑家军都是普通将士,在这样的局面下,只能当鱼肉,任由刀俎。

    随后将目光投降了少依凡,又看了一眼死将纪生。若真如少依凡所说,这人间容不下弱小的善意,那他笑成空愿意铤而走险。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我少依凡本来对这些事没有兴趣,更没有野心。天下不是我少依凡的天下,南诏国更不是我少依凡的南诏国,我只把这里当作家!

    八岁的时候,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家人,保护我的小九,我入西华山修道。后来才知道,南诏亡了,家散了,只有自己这点微末道行。

    可是当我找到了父亲,找到了云馨,帮傲叔叔复国后,生活依然要与我的希望背道而驰!

    娘和瑾姨还没找到,南诏仍在风雨中飘摇,这些妖魔鬼怪就都坐不住啦?

    我少依凡倒真希望你们不要咄咄逼人啊!之前一直认为这人间容不下我少依凡的善良,哈~哈~哈,看来我错了。

    应该是这片天,容不下我少依凡的安逸!既然如此,就别再抱怨我少依凡戴着伪善的脸皮了!”

    一时间,说着话的少依凡,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让笑成空第一次感觉到陌生,让纳兰云馨只觉不妙,而唯独纪生,在这种氛围中,变得亢奋无比,周身暗红色气息缭绕。

    “满儿,别玩了,快回来!哥带你一起飞。”

    少依凡没有忘记满儿,以他现在和满儿之间的生机联系,依旧不能超出百里左右范围。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让临安城从此人间蒸发。

    话落,满儿凭空出现,光着的脚丫子上纤尘不染,铃铛轻响。

    在满儿出现的一刹那,姜命神经紧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生怕自己再莫名其妙地中招。

    而死将纪生并没有像刚才贴近姜命那样靠近满儿,因为他从满儿身上嗅不到生气,也嗅不到死气。但顷刻间就化作了跃跃欲试,那种看见强者想要找“死”的变态心理,瞬间充斥着整个大堂。

    “满儿姐姐我奉劝你,小鱼儿,别没事找事。不要以为死亡就是尽头,我会让你彻底消失!”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死将纪生没有挑衅满儿,可是姜命却犹如又挨了一脚一样,脸上一阵抽搐。

    少依凡觉得再说什么都是废话,当务之急,是先到凡城。

    右手急速刻画五十六道禁制后,将空间符文、迅捷符文、定向符文、甚至还包括一道限制符文,连同一滴青色精血一同打入阵法。

    出现时,已经在凡城的最北边。

    如今的凡城,百姓都住在简易的木屋和草棚子内。青壮年紧锣密鼓地忙着重建城池,偶尔休息时,一边喝茶一边先谈着那位姓少的公子

    一行五人一怪,悄然出现。偶然有巡逻的士兵路过,看到笑成空和少依凡后也都不再惊讶。

    “满儿,我觉得这座山峰很碍眼,不仅完全挡住了北面的视野,而且对凡城居高临下,你可否”

    “怎么?凡哥哥把我当穿山甲了?”

    随口说着,几步出现在这座不算很大,但的确挡住正北视野的石山之顶。

    没有人听清满儿口中说了什么,更没有看到多余的动作或法宝。

    矗立在山顶上方的满儿脚尖轻点一下,仍然是一道犹如水波的涟漪散开,覆盖整座山峰。

    下一刻,高耸的山峰以及其上的一草一木,动静事物,都随着这座山,像被一口吃掉一样,就这样在眼前不见了。

    作为真仙的纳兰云馨和姜命,又怎能不被这样的速度惊呆。就算在仙界认知中的移山之法,也不可能是如此轻描淡写。

    笑成空一直认为满儿高深莫测,此刻见状,心中也是一阵庆幸。还好第一次在临安城外见到少依凡时,没有像愣头青一样妄自尊大,不然那后果,几乎不用想。

    死将纪生眨巴两下眼睑,求死之心更甚。

    接近方圆五十里大小的一座山峰突然消失,没有地动山摇,没有鸟兽飞散,一切好像未存在过。

    只剩下五十里的椭圆地面,平整、光滑、将日光反射出妖异的光华。

    少依凡的视野瞬间变得开阔,百里外密密麻麻的狼群上,都坐着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神识都没有放出,只是凭借肉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些特异的狼群,并非人间之物。两丈高,五丈长,毛如钢针,爪似利刃。大部分狼是黑色,体型略小一些的从额头到尾部都覆盖着白色长毛;而体型中上的,则是银色长毛;体型较大的,是金色长毛。

    严格的阶级划分,代表着狼族不同的阶层,也同样鲜明地划分出了实力高低。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