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月神冕 > 第93章 第93话 伪月(上)

第93章 第93话 伪月(上)

书名:月神冕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公子伤不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不知镇界使所谓的离开‘这里’,指的是这片大地,还是这弱小的元界?”

    死帅纪生那两个不似龙头的嘴,同时一动,上下颚上两排如弯钩的牙齿,在缓缓散去的死气中,闪烁着红白不一的光芒。课外书阅读网堪比身长的肉翅微动,在空中盘旋半圈,横亘在十位死将和少依凡中间。

    “大小只是相对而言,若你所说的元界是这天,那到时自然离开了这片天,也自然离开了这片地!”

    死帅纪生看着眼前的粉衣少年走向自己,缓缓落在地面,将翅膀收起。

    少依凡在死将纪生庞大的身躯前停下脚步,伸出手摸在漆黑泛红的鳞甲之上,似乎想从这种直接的触感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亲眼目睹纪生从死将晋级死帅,却总感觉之前从纪生口中了解到的,关于“死界”和“死道”的信息,残缺不全。

    死帅纪生没有躲闪,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反倒在少依凡触摸到自身时,犹如一阵电流游遍全身,出现了间歇性的麻痹。从身躯到意识,如同在这一刹那得到升华,随着四个鼻孔对死气的呼吸,浑身漆黑的鳞甲深层,有规律的泛着红光。

    “离死道越近,也就越难挣脱死道的束缚。我拥有纪生的记忆,却也拥有更多关于死界的认知。纪生这个人,终归是会在我身上消失的。他既是死亡的载体,在一次次死亡中成就我,也是死道的祭品,在我每一次晋级后都会逐渐回归死道,成为死界的小小一部分。

    镇界使一定是在思索,只有一位死将,而周围没有能够杀死自己的对手时,是如何实现自身死道修炼,提升感悟的!”

    少依凡的手从死帅纪生身躯上收回,嘴角欣慰一笑。

    “嗯,差不多吧,不过我得到的答案,似乎和你的方式略有不同。而我其实更想知道,究竟死之一道,会不会一直如此往复的死亡,若存在终点,是真正的消亡,还是不死不灭?”

    问出这番话的少依凡,似乎已经从死帅纪生的黑鳞上明白了一些,但却仍然不足以解开自己心中的谜团。

    既然死道是在一次次死亡中成长,可为何眼前的死帅比死将更加生龙活虎,全然不像是死物。若不是自己亲手触碰过这漆黑的鳞甲,当真会以为,眼前的死帅,就是死气凝聚产生的变幻体。

    可是那种真实的触感,甚至透露着不同于自己手掌温度的冰凉,有几分与满儿初识时的相似,却截然不同。

    死帅纪生沉默片刻,道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莫非镇界使认为,我区区一届新晋死帅,就能将死道洞悉?莫说作为死帅的我不知晓,恐怕就算是‘死者’也未必知晓。镇界使想知道的答案,或许只能等你实力足够,亲自去死界寻找。亦或者,镇界使羽翼未丰前,‘生界’就会找到你,到时同样能看透个中玄妙。”

    少依凡一阵错愕,自己抛出的疑问,又带回了一堆疑问。

    感觉到身后纳兰云馨和满儿几人正在一边闲聊一边靠近自己,少依凡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

    “有机会的话,少爷我也的确想去你说的死界到处走走。可是来凡城之前你就说‘生界’力量已来临,现在又说生界会找到我!说实话,我这镇界使是前任镇界使嘱托,代理时间都还不足一月,要不是没法甩锅,我可真对那什么‘生界’没有一点兴趣。

    反正麻烦也不差‘生界’这一个。我得在麻烦找到我之前,知道它为什么总爱找我吧!”

    言罢,少依凡感觉到纳兰云馨如驾祥云一般落在身后,近距离看着死帅纪生双头双尾的黑色身躯。紧接着满儿也光着脚落在少依凡左侧,身后还跟着姜命和犹如好奇宝宝一样的嘴巴不停的笑成空。

    满儿必然是将少依凡同死帅纪生的话都听在耳中,现在也像好学的书童一样,安静地等待着纪生的下文。

    死帅纪生长吸一口气,再呼出时,四个鼻孔喷出四道灰中带红的死气。其中靠近少依凡的那一道,在接触地面时立即分散向四周。

    笑成空和姜命立即躲到满儿身旁,纳兰云馨用鹤剑在身前画了一个金色光圈,只见这些死气绕过几人后,渐渐变的稀薄,随后无处可觅。

    唯独少依凡脚下的死气,经久不散。不但慢慢变多,还有了浓稠之感,少依凡轻轻抬起左脚,带起像荷塘污泥一般的“死气”。

    “纪生的记忆里,这里是人间。也有所谓的仙界、佛界、魔界但终究只是一个个强弱不同的元界罢了。不论元界有多少,都统称为‘真’,而‘死界’‘生界’等八界,都叫做‘虚’。八大虚界,无处不在,在无数元界的每一个角落,却无法互相干涉。八大虚界各有一处通往元界的门,由各自的镇界使镇守,同样也只有代表对应虚界意志的镇界使,能够打开。

    在元界死亡,会被死界直接吸收。之后要经历什么,如何穿梭八大虚界,作为死帅的我,并不知晓。但是晋级死帅却自然而然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生界’之所以要找死界镇界使,是因为你利用‘死门’,代行了‘生界’之责,放出了我!

    若我猜测不错,从‘生门’出来的,并不会是如我这样的死将或死帅,而应该只是某一个元界的普通生命。但因为镇界使逆行倒施,纪生并没有进入死门,而是死道的部分力量,使得在元界的纪生成为了死将。”

    说道这里,死帅纪生没有继续。

    反倒是少依凡像玩着泥巴一样,左右脚快速的抬起落下,然后接过了纪生的话。

    “‘生界’找到我,无非是为了让我把你重新送回死界,就像坐牢一样,在八大虚界把你进行一番改造,然后由生界再次释放。少爷我理解的没错吧?

    抱歉,少爷我从来不喜欢如此麻烦。既然已经这样了,就这样吧。先不说我有没有能力通过死门把你送回死界,就算有能力,少爷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我于你,都有利的事情,为何非得帮素未谋面的生界做事。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也想知道,究竟少爷我是这庸人,还是这庸人另有其人。”

    纳兰云馨听着,眉头微皱,好像心中想到了关键的一点。

    “少公子,依方才所言,我倒是觉得,这些有点像‘轮回’!只是与我们知晓的灵魂轮回转生,并不相同。”

    少依凡点点头,看向纳兰云馨的目光里,第一次有了赞许。

    “满儿你觉得呢?”少依凡心里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眼界见识,想瞬间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但“一入死道,永无退路。”终究犹如心中一块石头,不参透,岂能心甘。

    满儿右手并掌,捂嘴轻轻一笑。

    “吆,凡哥哥你都不知道,满儿又哪里清楚。你长我几岁,多吃多少盐啦,还问我~”

    而此时死帅纪生看向满儿,已经没有之前作为死将时的跃跃欲试。

    “即便是镇界使,也有属于自己的‘道’。向他人问询得来的道,又怎么比的上自己走出来的道。”

    死帅纪生说着,自颈部飞落一块相对较小,形状与周身略有不同的黑色鳞片,缓缓飘到少依凡面前。

    “这块逆鳞,镇界使可送与需要之人。尽管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却可以抑制并不断吸收将死之人的死气,不会被死界吸纳为死士。且在一定范围内,我亦能感知到它。”

    少依凡接过黑色逆鳞的同时,死帅纪生化作一团巨大的死气,缓缓消散在空中。

    对面依然单膝跪地的十个死将,再次同时呼喊了一声“哈噜姆”,随之化作死气,渗入光滑的石质地面,不见了踪影。

    “依凡兄弟,偌大一块黑鳞,应该不便携带啊。”笑成空看着足有二尺大小的逆鳞,表情怪异。

    可是两息后,逆鳞变得只有手心大小,漆黑中散发着暗淡的红光。

    略一思索,右手捏着逆鳞,在满儿嘟着嘴不满的神色中,送到了纳兰云馨面前。

    “送你!”不知是少依凡在面对这个陌生的纳兰云馨时没有太多情感,还是一时间想不出什么适合的言辞,只好平静地说出了两个字。

    纳兰云馨没有嫌弃,却也没有流露出太多少女该有的兴奋,只是伸出玉手,接过黑鳞又收起。

    “谢公子,不过以我五绝真仙,怕不一定用的到!”

    没等少依凡说话,满儿冷哼一声。

    “得了便宜还卖乖!既然用不到,那云馨姐你也别跟我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不如借花献佛再送我好啦!满儿是绝对绝对绝对会珍惜的!”

    不知怎地,听闻满儿这番话,纳兰云馨心中反倒有几分开心。正欲开口时,天色突然变的阴沉。

    几人齐齐抬头,发现太阳正逐渐被遮挡,变成天空中的一轮黑日。只剩下日食周围的光晕,留下微弱亮光。

    唯独少依凡,在看了一眼日食后,猛然间看向倒在地上,如二十万小山的荒狼群。

    此时每一个荒狼身躯上,都有一条微弱亮光形成的丝线,向着天空的方向延伸,最后没入了日食中。

    “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纪生身上,却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荒狼大军,岂会真的无帅?”

    少依凡的一句话,立即使周围几人将目光收回,注视着眼前荒狼群的变化。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