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课外书阅读网 > 小说故事 > 月神冕 > 第94章 第94话 伪月(中)

第94章 第94话 伪月(中)

书名:月神冕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公子伤不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荒狼的身躯上,由微光凝聚而成的细线,渐渐清晰,并且从白色变为黄色,又从黄色变成了血红色。』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紧接着,大量的血泡从荒狼身体上冒出,缓缓升向半空。

    “凡哥哥小心,有一人正从上方迅速接近!”一向并不会因为担忧而提醒少依凡的满儿,第一次有此举动。

    这让少依凡瞬间亮起额头挟翼神纹,心神提起十二分戒备。因为,他的神识里,并未感知到对方在靠近。一边庆幸有满儿在的同时也在惊疑,即便强大如六绝真仙的东华,自己尚且能够察觉,这来者究竟强到何种境界,自己全然不知。

    不仅是少依凡,就连五绝真仙的纳兰云馨、三绝真仙的姜命,还有境界最低的笑成空,在听到满儿的话后,脸上表情都有些匪夷所思。

    他们除了眼前看到的异象,都没有丝毫觉察。却又无法置疑实力不知比自己强出多少的满儿,亲口说出的话。

    姜命三绝真仙气息全开,全力催动那一枚炼器并未完成的金色戒指,转身盯着身后。

    “少爷小心,大家注意周围。我虽实力不济,但这炼神之躯却能敏锐地觉察周围的气势强弱。对方尚未露面,气势上已经占据先机,只是不知从何处出手!”

    姜命内心略显紧张,话语中既没有提醒纳兰云馨和笑成空,也没有再多此一举提醒满儿。少依凡的命,就是自己的命,由不得他不谨慎。而对于满儿的实力,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少依凡心意微动,没想到这姜命倒也忠心护主。可自己也分明注意到了纳兰云馨的表情带着些不适应,毕竟曾是自己属下的姜命,现在只对自己表忠心。

    笑成空也举着重剑摆好架势,准备随时开打。可却只能无力地东张西望,凭借肉眼去捕捉来敌的踪影。心中却不断叹息着,再这样疏于修行下去,恐怕很快就会交出小命,更不用说和少依凡一起到处闯荡了。

    少依凡依旧注视着绵延至百里外的荒狼躯体,似乎除了正在向空黑日方向汇聚的血泡外,并无其他异动。

    满儿从提醒过少依凡后,就一直抬头看着头顶的日食方向,她十分笃定,正有一人,借着消失的阳光,飞快地移动着。

    下一刻,已经停止从荒狼身躯上冒出的血泡,终于在头顶黑日的位置,完美的汇聚成了一个将日食完全遮蔽的血球。

    然而诡异的是,日食的光晕正好经过血球的周围,依旧散漫地洒向大地,包括那些躺在地上的荒狼。而血球本身,却仿若吸收了阳光一般,透过血色的本身,弥漫着一抹血色中透出的皎洁。

    血光遍及大地,映入眼帘的都成了血红色,仿若不断有鲜血自眼中流出。

    少依凡不再关注荒狼群,猛然抬头,看着这无比熟悉的血月,一时间愣神说不出话来。

    而此时,纳兰云馨也不禁仰望,触目惊心。

    笑成空放下手中重剑,凝视一息后,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依凡兄弟,我虽然不知道你如今已经到了何种境界,但我相信,你必然经历我正在经历的‘成月期’。这天空中的血球,分明就是一轮‘道月’!一轮只有我月神族经历成月期,魂海内才存在的,道月”

    “道月?”纳兰云馨低声呢喃,她五绝真仙,从未见过。环视自己体内,只有一尊和自己相像的金色元神。不知不觉间,心中竟然有了一丝失落。或许自己成为真仙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吧。

    “只是入神境!这血月我又怎能不熟悉?只是若不是在此处亲眼所见,我断然不相信‘道月’当空!但既然如此阵势,青月宫和后道四山都没人出现,只能说明,这样的道月之光所覆盖的地方,是有限的。甚至可能只有我们,以及那些荒狼!

    可即便如此,能只手遮日,放出这轮‘伪月’,也绝非等闲之辈!”

    言语间,借着血色的光亮,少依凡发现,空中有数十滴血水落下。落在石质地面上发出“吱吱”声响,顷刻间就出现坑洼。而落在几只荒狼身上后,坚实的皮毛瞬间化作一个细小的孔洞,其内血肉一阵翻腾。

    不仅如此。但凡是被这些血水砸中的荒狼,七窍冒出一阵阵灰黑死气后,竟然缓缓爬起,扭动身躯,犹如刚刚睡醒。本来没有双眸的眼眶,骤然挤出两股血柱,在眼窝内旋转片刻后凝实,化作了如天空中的血月一样,两个赤红的眼球。

    “不要被血水溅到!”少依凡神情凝重。

    死帅纪生分明是察觉到了这些荒狼身上的异样,可还是按照自己意愿,没有将这些荒狼抹杀而留给了自己。可是又岂会料到,自己给自己挖个坑。

    “小青!还等汤呢,看这么久戏,也该你当当主角了吧?”

    少依凡没有再顾忌其他,而是望着漫天如瓢泼大雨一般正在淋下来的血水,开口低喝。

    下一息,一把足以笼罩周围五丈的黑伞,把即将淋在几人头顶的血水,都挡在了伞外。

    “呲~呲~呲~”像雨水淋在炭火上一样的声音。尽管强如纳兰云馨这样的真仙,也无法在这样的血雨中保持淡定。

    “少公子,这雨水是何来历?难道我们就这样站在雨中,等待所有的荒狼异变苏醒吗?”

    少依凡闻言,轻笑着摇头,反倒显得并不是很担心。或许那几次经历之后,他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人间,不管多大的风浪,自己都终归是会化险为夷的。

    “云馨,十几年来,你变得这么猴急了吗?少爷我可是一点也不着急。要不然,你先出去洗洗干净再回来,我可是等着你的吆!”

    一番刻意地调侃,使得少依凡在纳兰云馨心中积累的那一丁点好感,瞬间又化作了泡影。

    “你~,好你个少依凡,这和亲还没怎么着呢,就在本座耳边淫语菲菲。也用不着你变相使那激将法,去就去!”

    说着,周身金色仙气环绕,鹤剑握在右手向外轻轻一甩,几步迈出黑伞,脚下自生云雾。向着前方无数“红灯笼”闪烁的荒狼群,飞身而去。

    “我说依凡兄弟,这就你的不对了!不怜香惜玉也就算了,居然也不拦着,还把人往火坑里推,这还是那个当日把人姑娘一直抱回来的少公子吗?”

    笑成空愤愤不平,但却也是为了嘴上一时痛快。

    “笑大哥,不是做兄弟的我没有担当。对方真面目我们都没见到,这样冒然冲出去当活靶子,我少依凡做不出来!反正你行你上,我撑伞也挺费劲了!”

    说着,少依凡头一扭,双手交叉在胸前,俨然是准备看戏等待。

    笑成空无言,他不觉得自己的修为能给纳兰云馨提供多少助力,但以他对少依凡的了解,绝对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纳兰云馨在这样的处境下负伤。

    “若我所料不错,这些雨水,是经过稀释后的血脉之力!不但去除了荒狼身上的死气,还唤醒了荒狼部分能力。对方之所以没有直接对我们出手,是因为对自身实力有绝对的自信。而且认为这些被激发部分血脉之力的荒狼,足以将我们撕碎。

    说简单些,来人是想看着我们被玩弄至死,而非直接出手抹杀!

    只是,可惜了,算盘打在了我少依凡的身上”

    笑成空一愣,姜命也转身,看了眼少依凡的背影,又仔细看着冲进荒狼群的纳兰云馨。

    “这么说,你只言片语让云馨姑娘一马当先杀出去,只是为了让对方觉得,云馨姑娘心智不足,无法成为其对手。而对方也就不会降低姿态,对她下杀手。你这其实,是将她送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保护起来!依凡兄弟,笑某没理解错吧!”

    “知我者,笑大哥也!那你猜猜,接下来对手会怎么做,我又会怎么做?”

    少依凡嘴角的邪笑越来越浓。

    笑成空默不作声,示意自己猜不出。

    天空的血雨持续了数息时间就停了,血色的空中,依旧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使得纳兰云馨倍感不适。即便有面纱遮脸,但依旧清晰可见,那种厌烦的表情,以及,时不时絮叨在嘴上的少女情怀。

    “臭淫贼,死淫贼,姑奶奶能杀你的话,一定砍死你,不,碎尸万段”

    即便纳兰云馨都没有发现,少依凡仿佛成了她心头挥之不去的魔障,谈不上喜欢,说不上讨厌,但就是能轻易调动自己情绪,使得一向喜欢安静的自己,此刻如泼妇骂街一般,一边嘴上阵阵有词,一边愤怒地在空中将剑光甩向荒狼群。

    荒狼毕竟是荒兽之一,防御极强的皮毛,在血水的滋润下,俨然化身成为了贴身的圣衣。

    即便神威五绝真仙的纳兰云馨随意挥出一剑,也只是使得体型小一些的白背荒狼皮开肉绽,并不会粉身碎骨,更不会倒地身亡。

    血光之中,无数颗红灯笼盯着一身白裙的纳兰云馨,流露着撕咬的**,以及嗜血的本能。

    忽然间,在纳兰云馨脚下伺机而动的黄狼群里,迅速跃起几只银背荒狼,张开血盆大口就像其扑来。

    一时间疏于防备的纳兰云馨,只好鹤剑斜指地面,周身飞速旋转,带起无数剑光撒向周围。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