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18.【第018章】

书名:回到1999[军婚]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雨落窗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何若初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便陷入了繁重的农务活当中。Ω『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_ G

    回门的第二天, 何若初和裴邢又回到了门头沟,到家何若初做好了饭, 便和裴邢上田里去收割稻谷, 收割完便就地晾晒, 晾干后称出要交税的斤数, 剩下的她一口气就都卖了, 她家稻子侍弄得好,卖了以后得了不少钱, 这些钱够加上她的存款, 够她开店的了。

    旱地里的作物还没有成熟, 何若初纵使想收也有心无力,便托张婶子家帮忙收, 张婶子家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而此时距离裴邢的探亲假结束只剩下一个星期了。

    得闲下来的第一个早上,何若初和裴邢起了个大早, 秋季紫外线太强, 忙碌了好几天, 何若初又黑了不少。这一黑遮百美, 人黑了瘦了多精致的五官都拯救不回来,何若初觉得自己以后还是躲着点太阳的好, 是在是惹不起, 黑太快了!

    在洗漱好吃了早餐以后, 何若初把自己和裴邢的**件都放在包里, 让裴邢背着,他们今天要去领证了。

    在出门前,裴母塞了糖果瓜子到裴邢的手里:“这些喜糖瓜子你拿着,办完结婚证了,就把这些糖果给办事儿人员,让他们沾沾喜气,给你们祝福。”

    在何若初他们这边,只有结婚办酒了才能去领证。

    “我记住了 。”裴邢把糖果放到包里。

    裴母又拉着何若初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不满意她清汤寡水的样子,去裴大嫂屋里拿了一盒粉来,二话不说给何若初扑了一遍,然后又给她把绑在头顶的马尾编成一个斜辫。

    “除了结婚那天,去领证这一天的女人也要漂亮。”

    “妈说得对。”裴大嫂在一边帮腔,看裴母给何若初扎好辫子了,拿出一个发夹夹在何若初的耳边,她的发夹是黑布的面儿,上面有一个个的粉色圆点,黑粉的搭配让上过妆容的何若初多了一些娇俏。

    为表正式,裴邢今天又穿上了他的军装,何若初穿上了一间白色的衬衣,外面搭了结婚穿的那件小西装外套,红白配,明艳又大方。

    裴母满意了,两人才从家里走出来,路上遇到个人裴邢就要停下来和人家打个招呼,要是有人问他干啥去,他就用矜持的声音回答去领结婚证。别人恭喜他,他便笑得和傻子一样。

    走出村子,裴邢紧紧地拉着何若初的手:“若若,我们就要去领结婚证了,我真高兴。”

    何若初轻笑出声,反握着裴邢的手:“我也很高兴。”

    “何若初,我裴邢,会对你好一辈子,无论生老病死,平穷富有,我都爱你。”

    这年头不像后世,说爱说得那么频繁,便是对个陌生人都能毫无顾忌地说爱,这个年代,爱这个词是很神圣的,裴邢说爱,那便是真的爱,不掺一点假。

    裴邢再等何若初的回答,何若初低着头,红霞飞上脸颊,她用坚定的声音说道:“我也爱你。”

    两人十指紧扣,一直到坐上车都没有分开。就这样两人一路到了街镇县政府,街镇县政府是一栋三层小白楼,外表有些老旧,内里却相当的不错。民政局在二楼拐角的第一间。里面摆着一张大书桌,书桌上面摆着一台白色的台式电脑,机身和后世超薄的没法比,笨重的和14寸的黑白电视机似的。

    何若初他们来得早,工作人员也才刚刚上班,裴邢把证件拿出来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仔细的翻看了以后,拿出两张单子:“填一下,记着不要有涂改,涂改了就不能用了。”

    两人接过纸币,很小心翼翼地填资料,就怕一个不小心把涂改过了,纸张就浪费了。写得一笔一划的,何若初写到一半,侧身过去看裴邢,裴邢的字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和他整个人表现出来的感觉不一样。要说真的哪点不一样,何若初的想了想,大概是想起裴邢这个人以后,她的第一印象是裴邢脸上的酒窝吧,让他看起来比较可爱吧。

    想到这儿,何若初噗嗤一笑。裴邢转头过来看何若初:“笑啥?”

    何若初憋着笑摇头:“没啥,没啥。”

    裴邢在心里哼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不就笑他写字的风格和他本人的风格不搭么,以前第一次通信的时候不就笑话过一次了?怎么还笑话?还说他呢,她自己写的字不也和她本人风格不符合么?明明是个清秀温婉的小姑娘,写字的风格却跟个大老爷们儿似的。

    所以说啊,这古话说的字如其人这个说法是相当不正确的。

    何若初已经记不得这一茬儿了,毕竟一个人的记忆有限,再怎么好,那些年发生的许多事儿她都已经记不得了。

    两人说话期间,又有人来了,但与何若初他们不同,这俩人是来办理离婚证的,两人从外面便吵到里面,在工作人员的喝止下他们闭上了嘴,填资料的时候两人又吵了起来了。

    男方指责女方斤斤计较,女方指责男方穷大方,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还能把钱借给朋友应急,男方狡辩这是正常交际,女方的情绪非常激动,扔下笔便大声的骂了起来。工作人员顺手拿了个东西狠狠地敲了桌面,女方又坐回去填资料,男方也灰溜溜地坐下了。

    何若初和裴邢的资料填好,把资料递给工作人员以后,工作人员核对没问题后便让两人在各自的资料最后按手印,按完了便见她用一阳指在电脑上对着键盘一阵敲,敲完了再弯腰去桌子底下不知道,干啥,再直起身时便听到打印记咔咔咔的启动声也,大约有个两分钟,工作人员从地上的打印机上拿了两张纸出来联合着那些证件递给何若初和裴邢。

    何若初和裴邢接过,入眼的便是写这两人名字、出生年月、**号、领证日期、住宅地址的页面,把纸张反过来,背面印着结婚证三个大字,在结婚证三个大字的上面是一个中国国辉。

    工作人员问两人:“看到左上角抬头空白的地方了吗?”

    “看到了。”

    “看到了。”

    异口同声,两人说完,相视一笑。

    工作人员再道:“你们一会儿去照一张双人一寸免冠照贴上去,结婚证不要丢了,以后的孩子上户口也好,买房子也好,都用得上的。”

    “好的,谢谢,谢谢。”何若初道着谢。

    裴邢从背包里拿出瓜子糖果放到工作人员的办工作上:“姐,这是我们结婚的喜糖,您收下,沾个喜气,也是给我们的祝福。”

    工作人员笑容满面地收下了:“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哈。”

    何若初和裴邢再次道谢,道谢完后便走了。

    从政府出来,两人便回了家,把家里的东西该打包的打包好,回到门头沟再打包一些必要的带走的东西,还有两天何若初他们便要走了,在走之前,何若初决定去看一看刘秀。

    因为刘秀家距离公路还有一段好长的距离,两人没坐车,骑着自行车去的,在去之前,何若初把结婚时刘秀给她的金项链带上了。裴邢给何若初买的项链要比刘秀托外婆送给她的要细很多,但就这也并不便宜。一克也要80块钱。

    刘秀给她的这个不算吊坠也得花四五百块,加上那些现金,何若初叹了一口气,她感觉怀里袋子里的荷包沉甸甸的。

    裴邢载着何若初从王家集拐进一条小路,小路坑坑洼洼的非常的不平整,何若初坐在后座上,紧紧地抱着裴邢的腰,这一路上,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因为何若初不想讲话,而裴邢不知道怎么劝。

    就在快到南沟村时,何若初忽然问道:“阿邢,你说,要是她在这里真的过得不好,过得特别差怎么办啊?”

    裴邢目视前方,控制着车子绕过黄土路上的大坑:“不知道,到了看了才明白。”

    南沟村,顾名思义,是一个村口朝南开的地方,村子的前后两方都是山,这个村子里的人并不多,总共才有五六家,家家户户都离了二里地,平时连交流都少,村里的房子也相当落后,何若初还看到有的人家到现在了房子的瓦片还是茅草的。

    何若初他们刚刚进村,便见到一个包着头巾的妇女提着一桶水从路边走过,何若初赶紧让裴邢停下车,跑到妇女跟前:“婶子,您知道赵老根家在哪儿吗?”

    妇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何若初,眯着眼睛看了她的脸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是赵老根家后来那个媳妇儿之前嫁的那家的姑娘?”

    这话听着挺乱的,但何若初愣是听明白了,她点头道是。

    那个妇女四处看了一眼,见附近没有人,把何若初拉到一边,指着村里急切地对何若初道:“你沿着这条路走,走到头的那家就是他家,你现在快去,再不去啊,你妈就要被打死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