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20.【第020章】

书名:回到1999[军婚]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雨落窗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裴邢很快就找来了车, 在医生的帮助下把刘秀送到了县医院, 县医院的人给刘秀上了药,让她住院观察, 像刘秀这样的伤势, 最怕的, 就是伤后的感染, 医生在给刘秀脱了衣服上药时看到她那身伤痕都忍不住骂了一声禽兽。┡课 外书『『W?w%W.ΩKe Wai Shu .O !R G

    等刘秀转到普通病房以后, 何若初坐在她的病床前面,问她:“你想离婚吗?”

    刘秀转头看向窗外, 身上的伤太疼, 她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想, 可我还有你弟弟,离婚后, 他不会把你弟弟给我的。”刘秀专门去了解过, 像她这样只有一个孩子还是男孩的,在法院判离得时候孩子一般都会判给父亲。

    孩子跟着赵老根能有什么好?就像赵老根的大儿子, 现在都成什么样了?二十老几了媳妇也娶不上, 自己在外面也混的跟鬼一样, 上次回来, 刘秀差点没敢认。

    何若初抓住刘秀的手:“不是这样的,博涛长大了, 他有自主选择跟父亲还是跟母亲的权利, 只要他选择跟你, 那赵老根就是过错方, 他是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刘秀显然没想过还能这样,她没有多少文化,小学都只读到了二年级就死活不愿意去了,等长大了,终于知道了没文化的苦了,可那又怎么样,时光已经回不去了。

    裴邢这这时候回来了,听见了何若初的话,他对躺在床上的丈母娘道:“若若说的对,妈你要是想离婚,我们这几天就能办了,像你这样的情况,离婚诉讼只要递交到法庭,那就一定能离。”

    在后面进来的外公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把一直带着的烟杆拿在手上摩擦:“秀儿啊,你就离了吧,你别担心我们,只要你能离了他,我们就不怕他了,他要是敢来耍狠,我就是拼了这条命都会让他有来无回。”

    刘外公是个很传统的男人,大男子主义风很重,但对自己的妻子儿女是很爱护的,十四年过去了,刘外公不止一次的想要去和赵老根拼命,可家里人哪里就会同意了,为了赵家那个渣宰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得。

    他们也怕自己去找赵老根了,赵老根回头又打刘秀打得更狠。

    刘家人并不差什么,要是真的打起来,任他赵老根再厉害他也打不过两个人,只是因为刘家有了顾及,所以才那么被动。

    女儿在自己身边一声声的叫着妈,女婿为了她跑前跑后的,这日子刘秀像是在做梦一样,她身上的伤也提醒她自己这不是在做梦。那就勇敢一点,离不了婚大不了也就是再打一顿罢了。

    但她还是有点顾虑的,她拉着何若初的手:“若若,你到初中去初二一班去找你弟弟,你把他带过来,我有事儿问他。”

    “好,我马上就去。”

    裴邢和何若初一起从医院出来往中学走去。何若初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破口大骂。

    裴邢任由她发泄,紧紧地拉着她的手,等她发泄完了,他才跟她说起他的计划:“我一会儿去找医院的医生,让他开了一验伤证明,等妈精神好了,我就让她写一个委托书,咱们去找县里的法官,起诉赵老根。”

    何若初听着裴邢的安排,沉默不语,向前走了几步,何若初转头看向裴邢:“我们还要报警,我听南沟村的那个老大娘讲,赵老根手里有人命。”

    裴邢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联想起南沟村里人对赵家的态度,越想越觉得何若初说的话时是真实的,南沟村虽然只有几户人家,但这几户人家里并不是没有壮劳力,有的人家光儿子就有三四个,没道理会打不过赵老根一个,除非赵老根做过让人非常惧怕的事情!

    “如果真的像你讲的那样,这事儿可就大发了。”国家有法律,任何一个人的杀了人都不能逃之度外。

    “不管是真假,都查查吧,要是是真的那当然好,赵老根下半辈子都没办法出来祸害人,要是不是,那也行,告他故意伤害罪,让他吃几天牢饭,长长记性。”何若初恨恨地道。

    裴邢摸摸何若初的脑袋:“不要担心,都交给我,我来办。”

    何若初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上辈子累得不行的时候也幻想过有人能跟她说这句话,但她心里知道,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来。

    裴邢擦干何若初眼角的眼泪,把何若初拥进怀里,鬼使神差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听到这句话,何若初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喷涌而出,裴邢确实来晚了,晚了一辈子。

    裴邢说完了这句话,他也楞了一下,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的,具体想表达的啥裴邢也没弄明白,就是忽然想说这句话了。

    何若初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从裴邢的怀里出来,道:“咱们走吧,去找博涛去。”

    裴邢都随她。

    路过电话亭,何若初才想起他们到县里都没有和裴母说过,裴邢也想起来了,他把电话打到了裴家村的村长家,村长家离裴邢家不远,站在门头一声吆喝,裴母便从家里小跑着来接电话。

    知道小儿子小儿媳妇儿带着刘秀去了县医院,裴母心里嘀咕,难道亲家母生病了?想了又想,她心里始终不放心,都折腾到县医院了可不能是小病,想起小儿子小儿媳出门也没有带钱,她心里始终放心不下,便给在县城定居了的二儿子打了个电话,特地嘱咐他去医院一定要多带点钱。

    在裴母打这些电话时,何若初和裴邢已经到了县初中了。

    这时候的初中并没有后世管的那么严,何若初两人只是和看门的大爷说了一声便被放行了,初二二班的位置大爷也给了一个方向,他们往那个方向走,很快就找到了初二二班。

    初二二班的学生正在上看,任课老师见到门外面有人,便放下课本走了出来,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们是来找谁的啊?”

    “老师您好,我是赵博涛的姐姐,您能不能让他跟我走一趟,我们妈妈现在在医院里呢。”

    老师一听事情不得了,站在门口叫了赵博涛一声,赵博涛早便看到姐姐姐夫了,老师一吆喝他便从座位上出来了。

    老师和赵博涛确认过何若初确实为是他姐姐后让他写了一张请假条后便让他跟着何若初他们走了。

    一路上,赵博涛不断地再问何若初两人刘秀怎么了,何若初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说你爹把你妈打得住进了医院?这让赵博涛怎么受得了?赵博涛再怎么早熟,也才十四啊,在她的眼里,那还是个孩子呢。

    裴邢看不过眼了,搂着赵博涛的肩膀加快两步,小声地把事情和赵博涛说了,赵博涛听见了,双眼发红,两只手捏成了拳头,挣开裴邢的手,飞快地往医院跑去。何若初要追,被裴邢拉住了。

    “你先不要上去,让他发泄一下。”他看赵博涛的样子,对他爸打他妈这件事儿一点意外的样子都没有,分明是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裴邢皱着眉头,拉着何若初走得更快一些。

    进了住院部,离病房还有好远的距离都能听得到赵博涛的咆哮声,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跑过去,推开门,何若初看到赵博涛跪在床边,哭着拉着刘秀的手大声的问为什么不离婚。

    刘秀一个劲儿的说离,马上离,刘外公坐在窗子边低头叹气,外婆去外面买吃的了。

    赵博涛打了个哭嗝,对刘秀说道:“妈,你别担心我,我今年都十四了,能养活自己了,你看我大哥现在不也过得挺好的?”

    “好什么好啊,人不人鬼不鬼的,二十四五的人了,现在连个媳妇儿都没有,整天就在县里混日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赵博涛倔强地抿着唇。

    刘秀见到裴邢和何若初来,把他俩叫到跟前,一改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变得平和了很多,她对何若初和裴邢道:“若若,阿邢,今天谢谢你们了,这个婚。我离。”

    刘外公欣慰不已,裴邢立马道:“我一会儿就去请医生开验伤证明。”

    刘秀点点头:“好。”

    刘秀离婚的事儿就那么提上了日程 ,以为刘秀身上的伤口太多,加上断了两根肋骨,她只能在床上躺着,吃的是刘外婆特地去买的白粥,白粥熬得快化了,吃到嘴里都不用嚼。

    吃过了饭,刘秀把赵博涛支回了学校,刘外公和刘外婆去外面商店给刘秀买几套换洗的衣裳。刘外公和刘外婆的感情从年轻的时候就好了,两口子一辈子没吵过两回嘴,老了以后两人也是形影不离。

    等病房里只剩下裴邢小两口和刘秀后,刘秀让何若初把房间门关上,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赵老根是个杀人犯!杀了他的前妻,也杀了和她前妻走得近的一个男人!”*************************************************************************************************************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