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54.【第054章】

书名:回到1999[军婚]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雨落窗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被胡老板的侄子骗的人并不少, 有的人被骗后不甘心, 报了公安, 很快胡老板的侄子就被抓走了,胡老板的老婆觉得他太傻逼, 也不愿意和他守着一个挣不了多少钱的店, 自己收拾收拾包袱回了乡下。她走看以后胡老板一个人鸡飞狗跳的忙了好几天, 实在忙不来, 媳妇儿咋叫也不回来,就退了租,关了店。

    胡老板走了的事儿何若初并没有再多关注, 她买了一个诺基亚绿屏手机, 就是那种摔地上几回都不会坏的那种,这几天天天一到饭点就特别忙,她自己要兼顾店里还要送外卖,没两天就吃不消了,于是她准备再招一个人。

    新招来送外卖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 叫张二柱,裴邢介绍来的, 是他们部队里今天退下来的退伍兵, 之前是裴邢的警卫员, 八月份的时候他在训练中因为别的战士操作不慎, 做防爆训练的时候被炸伤了腿, 这几个月一直在医院养伤, 因为伤到了腿, 伤好了也不能继续留在部队了。

    他是个孤儿,回到老家也不知道能干啥,正好何若初的店里要个送外卖的,裴邢就让他来了。他工资要得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包住,这当然是没问题的,何若初在店后面的自建楼里给张二柱租了一个小单间,朝阳,带阳台,卫生间和洗澡室都在二楼。

    为了让自己的店有更多的人认识,何若初忍着痛在县里的复印室设计了一份外卖宣传单,每送一份外卖就塞一张进去,这样打广告的效果是显著的,这几天何若初的外卖生意明显的比之前好多了。

    每天晚上做账数钱的时候何若初都十分满足。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二月中旬,这天何若初回家,路过邮局,肖春给她拿了两封信,何若初接过塞进包里:“今天回去不?”

    肖春摇摇头:“不去了,你回吧,我妈今天给我做好饭了。”

    “那行吧,天色不早了,我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去,外面贼冷的。”何若初说完肖春便跟她挥手。

    上次廖声将他妈送走后来肖家接肖春,被几个大舅子小舅子拉着讲了一堆大道理,话里话外的威胁让廖声心肝都颤了。

    而肖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廖声死了心,从那天过后一直都没回去家属院住,这可把廖声给愁怀了,他们当兵的没事儿不能在外面夜宿,只好白天的时候来县里和肖春联络感情。

    何若初觉得肖春做的挺对的,肖春早就该这么干了,廖声这对母子都是被肖春惯出来的,才刚怀孕以后他妈就敢当着外人的面给肖春下面子,那以后生完孩子了还了得?

    肖家的想法和何若初不谋而合,他们也不同意肖春回家属院,就等着孩子生下来,看到时候廖家人的表现,要是表现得不能让他们满意,那肖春和廖声也不用过下去了。

    他们家肖春不愁嫁,生完孩子了也一样抢手,他们都打算好了,等肖春嫁人了,肖春的孩子他们就帮着养,这几年计划生育严格,他们正嫌弃家里孩子少呢。

    ****

    何若初到家喝了口热水拆开信。信是她三莲姐写来的,问她过年回不回去,她和王大厂的婚礼提前了,因为她怀孕了,日子就定在新历的1月30号,农历的腊月二十五,邀请她回去参加她的婚礼。

    何若初放下信,发了一会儿的呆,这辈子好多事儿的走向和上辈子都已经不一样了。

    上辈子的张三莲是在2000年的秋天才和王大厂结的婚,婚前两人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没成想这辈子他们直接未婚先孕。想了想,何若初又忍不住笑了,上辈子她和张三莲一起去的深圳打的工,两人吃住都在一起,后来不愿意住厂子里,也是两人一起出来合租的房,王大厂住的宿舍。

    这辈子没了他在她们中间掺和,依他们俩的感情,怀孕生孩子根本就在情理之中。

    好在他们订婚都两年多了,现在提前结婚也不会有人说啥,只是未婚先孕这事儿让人诟病,但要说两人扯了证没办酒也不会有人说啥。

    在信上,张三莲给了何若初一个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是她自己的,深圳门路多,王大厂从厂子里同事的手上花两百块钱买了个不知道转了几手的手机,手机挺破的,除了打电话以外啥也不能干了。

    何若初掏出手机拨通了张三莲的电话,两人在电话里唠了两三个小时,两人都很激动,各自聊了这小半年的生活,要不是裴邢回来了,她俩还能再聊下去。

    “和谁打电话呢,聊得这么开心?”

    “三莲姐,就是我结婚的时候给我做伴娘的那个,她怀孕了,腊月二十五要结婚,问我回不回去。”何若初把有点烫手的电话放到枕头边,拿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脸上笑意不减。

    裴邢想了想:“今年不是我们营值班,到时候我再请半个月假,咱们回去过个年,我也有很多年都没在家过年了。”

    这对何若初来说绝对是个惊喜,她从床上蹦到何若初的背上:“阿邢你真棒。”

    裴邢弯着腰把手放到何若初的屁股上托着她的屁股防止她掉下来,家里暖气足,何若初就只穿了一条单裤,裴邢原本是托着她的后来就慢慢地变了味儿,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滚到床上去的。

    裴邢都有好几天没和何若初亲近了,老兵退伍了,新兵也到了,裴邢是被廖声一把坑成了新兵营的负责人,因为是特殊时期,每天他都要跟着新兵连连长在盯着新兵的训练,三营的训练他也不能落下,整个人忙成了陀螺,也就今天他才得点空。

    开了荤没多久的男人跟打桩机似的,燃何若初累得够呛。

    裴邢在半夜三点的时候睡醒了,小心的下了床床上衣服,在黑暗中亲了何若初一口,打着电筒去往新兵营去,今年分到他们团的新兵有三百多个,时间紧任务重,他不得不加快训练的脚步。

    一夜好眠。

    次日何若初又投入到了事业中,天越冷她们越忙,之前一个月挣两千块钱,现在她一个月挣四千多,营业额成倍的翻,在他们回家之前,县城里别的店也推出了外卖服务。

    平安县不大,这样一来,市场便过度的饱和了,顾客们选择多了,她们得的店里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何若初算完账后给何若初他们放了假,等裴邢一放假,他们就收拾收拾行李回家去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