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的好处受用一生

55.【第055章】

书名:回到1999[军婚]  类别:小说故事  作者:雨落窗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何若初和裴刑是在2月20号的时候上的火车, 来的时候他们在路上走了一天一夜, 回去的时候却足足坐了三两夜天的火车。为了防止晕车,何若初提前做了准备,晕车药晕车贴啥都没落下, 早在上车前就用了。

    他们这次回来除了几件衣服, 啥也没带,裴邢的假期请到了初十, 他们初七就得走,算上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满打满算的也没有半个月。

    给家里人的礼物两口子在平安县就邮寄回来了,给家里各个女性亲戚买的都是林诗店里的最新款冬装, 给小孩儿买的都是玩具, 什么电动小车一类的, 给女孩子买了漂漂亮亮的衣服和几组芭比娃娃, 都是托林诗的妹妹从香港带回来的。质量和内地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名头好听。

    何若初进入中省, 越往何若初家那边走越绿,路边上的田里种上了冬小麦, 此时已经有一个手掌那么长了,绿油油的铺在地上,一片接着一片的, 就跟草原似的, 让人心旷神怡。

    对于何若初的形容, 裴邢嗤之以鼻:“等到明年五一, 你就该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草原了。”

    “那怎么一样,现在是冬天,你有本事在冬天给我变一个草原出来看看。我在那边看了半个月光秃秃的啥也没有的黄土地了,现在看到这郁郁葱葱的绿色我还不能感叹感叹了?”这又快到何若初的特殊时期了,一点就炸,跟个喷火龙似的,每到这个时候,裴邢就夹着尾巴过活。

    这会儿听到何若初怼他,他一点儿怨怼都不敢有,赶忙从座位上拿了热水给何若初喝,心里暗想自己大意了,这个时候他触霉头,这不是找挨骂吗?

    何若初哼了一声,接过水小口小口的抿着。

    他们俩觉得没啥,反而将这当成小情趣乐在其中,倒是他们上铺的那个男的听不下去了,他将头从床上伸出来,直直的看着坐在对面床上的裴邢,不赞同的道:“兄弟,媳妇儿不是这么惯的,这女人啊,越惯越上天,就得管着。”

    裴邢愿意对何若初伏小做低但却并不代表他对被人也这样,听那男人的话,他不乐意了,眉头一拧:“我对我媳妇儿爱咋样咋样,关你屁事儿?”

    裴邢太凶了,吓得男人头一缩,缩回床上去了,心里气死了,一直在心里念叨裴邢不识好人心。

    何若初喝了水躺床上继续睡了,理都没搭理她上铺的那个神经病。她不能生气,生气伤身体。

    “我先睡会儿,到了地儿你叫我起来。”何若初吩咐裴邢。

    裴邢一瞬间从超凶的大老虎进化成小狮子,上铺的男人在心里直感叹世风日下。他觉得他生不逢时,他要是早生个一两百年,哪里用得着哄着这些女人呢?就像他家的那个母老虎,就跟他下铺的这个女人一样,一点儿不顺心就拿自己出气,每次回家身上都得多许多痕迹,偏偏又打不过,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何若初一觉就睡到了街镇火车站,裴邢把她叫起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懵逼,待喝了有些温凉的水以后总算清醒了些,待火车进了站,她和裴刑手拉着手下了车。

    火车站人多,不拉着点儿裴邢总感觉何若初会丢,他觉得自从他结婚以后自己的心都操了个稀碎。

    来火车站接何若初和裴刑的是裴二哥,快过年了,他们车队也放假了。

    他们像走的时候一样去裴二嫂家休息,这次回来,何若初总感觉裴二嫂和往常不一样了。何若初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裴二哥和裴二嫂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儿,连裴家宗都没有上次那么淘气了,让一个七八岁的正值人厌狗嫌的年纪的男孩子不再淘气,前后差别那么大,何若初用脚趾头都知道裴二哥家出大事儿了。

    吃了晚饭睡觉时何若初和裴刑说起这个事儿,裴刑有些茫然 :“有啥事儿啊,我没感觉啊,我倒是觉得二嫂现在挺好的,说话都不带刺了。以前我一听她说话就像抽她,现在好多了。”

    裴刑反而觉得这是好事儿。

    何若初已经不想和裴刑这个直男说话了,毕竟他这人送给她的花都是假的,能指望他啥。

    她的好奇心在回到裴家村时得到了裴母的解答,原来裴二哥和杨青的关系暴露了,从平安县出来裴二哥就和杨青疏远了,杨青不甘心,在裴二哥出车以后她先找到了裴二嫂,跟裴二嫂打了一架以后又找到了裴家。那天这事儿闹得很大,街坊邻居谁不笑话她们家?

    裴母心里苦:“现在我都不好意思出门,我和你爸磊落了一辈子,没想到临老了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那现在我二嫂咋想的?”

    裴母叹了口气,把手里的鞋垫子放进针线篓里:“你二嫂闹离婚呢,你二哥不愿意。”

    想起刚刚上小学的二孙子,裴母真是越想越糟心,她就不明白了,她二儿子脑瓜子里到底在想傻,他媳妇儿除了墨迹点还有啥对不起他的他要在外面招花惹草?

    裴母想到二儿子就头疼,只是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他爱咋地就咋地吧,她也累了,懒得管了。

    何若初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便没在管这事儿了,横竖跟她没什么关系,看裴母这样的,裴二哥哪怕离了婚杨青都不可能进裴家和她做妯娌,那她就更不关心了,反正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两次。

    在裴家村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她便跟着裴邢回了门头沟。婚期将至,张家不比何若初家,她家亲戚多,早在昨天他们就忙碌起来了,何若初的到来让张家人十分的高兴,把她迎进了家里,让她陪着张三莲在屋里待着,啥活都不用她干。

    半年不见,张三莲比以前胖了好多人也黑了。

    “若若,我终于见到你了。”张三莲一见到何若初就要抱她,把她嫂子吓了个够呛,赶紧扶住她。

    何若初和张三莲聊了好一会儿,便出去和裴刑一起上她家去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她不能不回来。

    家里和她走之前没什么差别,只是屋里落了好多灰尘,屋前的小菜园子里的瓜藤还搭在架子上,院子里还算干净。

    他们也打算住在这里,随意的看了看便出门了,他们去了陈姨婆家。

    到了这个冬天,陈姨婆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从入了冬她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炕上度过的。表舅妈把她带进陈姨婆的屋子,陈姨婆在房间睡觉,她觉浅,何若初她们一进来,陈姨婆就醒了。

    她睁开混沌的眼:“兰啊,谁来了?”她眼睛已经看不清了,上了医院去看,医生说她得了白内障,只能上大医院做手术。

    可眼睛这样精密的地方,陈姨婆怎么敢做手术,最后只拿了药回来,每天上点儿,会不会好的都听天由命了。陈姨婆年纪大了,这辈子活得也算够本了,早年婆婆和善男人体贴,老年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妇儿都是孝顺的人,她眼睛不好的这几个月她儿媳妇儿把她治理得井井有条的。

    她的这一辈子都这么好命了,她还图啥?还有啥好遗憾的?没有了,她孙子在今年也升了年级主任了,日后到了底下,她也能对她那个早死的男人有交代了。

    表舅妈走到抗边把陈姨婆扶起来,柔声道:“妈,若若和她男人回来看你来了。”

    陈姨婆乐了,这一乐眼泪也跟着出来了,表舅妈赶紧拿手帕给陈姨婆擦脸,陈姨婆像是习惯了,她努力眯着眼睛,咋也看不清切:“兰啊,你把路灯打开。若啊,你过来,让姨婆好好看看你。”

    何若初看她这样,想到了她奶奶,在她奶奶弥留之际,眼睛也是不好了,老爱流眼泪,拉着陈姨婆的手,陈姨婆的手是正真的肉包骨,哪怕屋里炕再热乎,她的手也是凉的。何若初很难过,有什么东西压在她的心里,让她喘不过气。

    “姨婆。”

    “嗳,好孩子,让姨婆好好瞧瞧。”表舅妈拉亮灯,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何若初的脸蛋红润,精神头也好,穿得也好,不是受苦的样,陈姨婆放下心来了。

    表舅妈在一边说道:“早几天啊,你姨婆就叫我们给你打电话,问你今年回不回来看看,她总觉得她没多少日子了,不看看你她不放心。”说到后面,表舅妈声音哽咽。

    她脾气软,陈姨婆一起硬,婆媳俩一软一硬的性子在一块儿处着,大半辈子过去了,从没红过脸,跟亲母女一样的。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陈姨婆做主的,只要陈姨婆在,他们这一家啊,就有了定心骨了。

    何若初的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她亲情缘分浅,在结婚前和亲外婆家那边一点联系都没有,结婚后去了部队除了偶尔和赵博涛通通信,别的也没什么了,陈姨婆是她从外家得到的唯一温暖。

    “姨婆,你别这么说,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何若初说得笃定,她清楚的记得上辈子陈姨婆去世时是2002年,离现在还有一年多两年呢。

    “承你吉言了。”表舅妈一改脸上的愁容。

    陈姨婆的脸笑开了花,谁不爱听好话?何若初说得陈恳,陈姨婆听得熨帖,她觉得她没白疼何若初。

    之前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裴邢在外屋和表舅喝酒说话,侧耳倾听到何若初的笑声,对表舅越发尊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